找技術


學界研發成果
公告訊息
組合專利推薦

IACE SHOW


計畫推廣
成果發表

找新知


新聞雷達
產業評析
研發焦點

找案例


資通訊
智慧機械
生技醫藥/醫材
綠能
商管/數位金融

找資源


計畫簡介
產業媒合服務團
活動訊息

IACE SHOW


成果發表
線上課程

找新知


產業評析
國內外產學合作
研發焦點

找案例


資通訊
智慧機械
生技醫藥/醫材
綠能
商管/數位金融

研發焦點
 
  • 國際前瞻趨勢
  • 研發焦點
  • 國內外產學合作產業化個案
  • 組合專利推薦
 
發布日期:2020/11/25
資料來源:美商英特蒙股份有限公司 洪育浩 副總裁
「智慧製造」是未來的重點。現今的機器手臂及自動化設備的各種不同系統架構上,長期以來企業習慣使用PLC或PC-Base的PCI/PCIe的運動控制卡及高階視覺卡(或稱影像擷取卡,Frame Grabber)。當仔細研究這些硬卡設計時,就會發現運動控制及影像處理的邏輯,其實都是運行在這些板卡中晶片裡的即時系統,而當下使用的每一台電腦都只是一般Windows系統,而非是自動化所需要的即時系統 (Real-Time OS)。當我們重新檢視這樣的系統架構時,發現Windows往往只是被用來當作操作介面,僅僅使用到10 - 20% CPU的效能;另一方面,假設我們使用4張運動控制卡來連接16個驅動器與馬達為例,4張運動控制卡代表的是購買4個即時系統 (Real-Time OS)。我們不禁要試問,在目前普遍使用板卡的架構下,從過去到現在,我們到底在一個控制器裡購買了多少個即時系統但是只做一件事呢? 在此同時,新世代的製造業對自動化的需求若渴,市場競爭激烈的情形下,往往一條自動化生產線,包括機器手臂、PLC、機器視覺(Vision)外加感測器、資料連網等,需求功能越來越多,不同系統間的整合難度相對越來越高。再者,自動化的人才供應一直都是十分缺乏的,尤其是優秀的軟體人才,以至於大量使用現成的硬體來組合。雖然使用電腦,但是卻沒有充分發揮電腦該有的效能及成果,所以,在思考「智能製造」的新系統架構與需求時,提供一個「極」智慧自動化架構的系統來解決人才與成本的問題,同時又能夠滿足「智能製造」的要求,就是現在與未來的重要課題。 感謝現今科技的不斷演進,不但大幅提升電腦運算速度與性能,軟、硬體的整合度也越來越高,漸漸使得整體系統的價格更加親民。試想,若一個具即時性、純軟體的控制系統平台,加上工業標準的EtherCAT總線、軟體PLC、軟體運動控制、甚至視覺系統(Vision)與物聯網平台等,能夠全部「多合一」整合在同一台多核心、x64的Windows的電腦中運行。藉由電腦CPU中每個不同核心來運行不同的功能,並藉此取代IO卡、運動控制軸卡、影像擷取卡、或其他FPGA功能的卡片,還能夠控制一或多台機器人,或一條自動化生產線,相信它的效能與彈性是呈倍數的遞增,但是總成本是相對的遞減許多。這或許是一個我們所期待的高整合、省成本、高效能的新智能控制系統,最重要的是「不被綁系統、自主控制成本」! 公司總部位於美國新英格蘭地區的麻薩諸塞州,IntervalZero的64位元即時作業系統 (Real-Time Operating System, RTX64),成功地將Windows轉換成為一個完美在x64多核心硬體下運行的即時作業系統。〝它〞帶來即時性的效能、多核心的對稱多處理 (SMP )與記憶體共享環境下,並且以Windows作為人機介面的64位元即時作業系統,藉由與EtherCAT總線、歐洲標準PLCopen的軟體運動控制函數(Motion Control APIs)、 軟體PLC等基本功能,正逐步將PC-Base的系統效能,發揮到極大化。 RTX64有一個硬體抽象層(HAL),不同於Windows的HAL,它們是個別獨立運作,而且沒有修改Windows的必要。這兩個系統是共存共榮。該RTX64 HAL最快能夠達到1微秒 (1s)的即時效能(通常取決於硬體配置)。在RTX64即時子系統(RTSS)裡有獨立於Windows的排程器(Scheduler),可以分配執行緒(Threads) 到指定內核(CPU Core)來實現對稱多處理(SMP),而不依賴於虛擬化(Virtualization)或複雜的介面間通訊。極大的儲存空間可用於所有內核,沒有記憶分區,從此共同創造了一個絕佳的「即時控制系統」。 KINGSTAR,是以RTX64即時作業系統 (Real-Time OS)整合EtherCAT主站(乙太網現場總線)為主軸,並加入機器手臂及自動化設備普遍都會用到的軟體PLC (Software PLC)及軟體運動控制函數(Software Motion Control APIs)的全整合產品。軟體運動控制取代運動控制卡已經逐漸形成市場的新趨勢。藉由強大的Windows作為使用介面,將軟體運動控制與PLC的邏輯直接運行在RTX64中,利用指定CPU的內核來達成一般運動控制卡甚至所有自動控制所可以完成的功能;同時,不需要學會C或C++的程式語言,結合已整合完成的RTX64與EtherCAT,可以讓您的機器手臂、自動化機台、AOI檢測機台、,等,能夠快速達到研發、測試 、量產的Time-to-Market的目標。而最終的目的除了希望在前期研發工作及日後維護上能達到簡單、方便,最重要的是還要能夠達成降低成本的目的。 圖1. KINGSTAR軟體平台具高度開放性特色,用戶只需自行採購工業電腦,即可在軟體上設計與運行精準運動控制、CNC與PLC。 國際工業通訊標準之一的EtherCAT,優點在於它改變連線方式從現今的「多線並聯」到「一線串聯」。EtherCAT總線功能強大(二個設備之間的距離可以到100公尺、一個區段的網路最多可以連結65535個設備,包含驅動器/馬達及IO)以及速度快(每個節點接收及傳送資料的時間少於1s、讀寫一百個伺服軸的系統可以10kHz的速率更新)。對於系統的同步,EtherCAT協定中有提供分散式時鐘機制,即使通訊循環週期有抖動 (jitter),時鐘的抖動遠小於1s;一千個分散式數位輸入/輸出的程序資料交換只需30s,相當於在100Mbit/s的乙太網傳輸125個位元組的資料,更重要的是它的普遍性。全球支持EtherCAT從站設備與品牌每天都在增加,這是其他通訊協定,例如ProfiNet、 Sercos、 PowerLink、CC-Link、 Mechatrolink、,等所缺乏的強大支持率。KINGSTAR之所以支援EtherCAT通訊的原因就是因為全球有眾多的品牌與設備可供選擇,因此用戶不會被綁系統,更重要的是可以自由選擇品牌、自主控制硬體成本。 另外,KINGSTAR設計一個非常貼心且與眾不同的功能自動掃描與設定,類似微软Windows的驅動程式設定「Plug Play」。所有KINGSTAR的客戶都不用擔心每個從站(slave)的繁雜設定,只需要將乙太網絡線從電腦網路孔連接上從站設備的網路孔,打開電腦並執行KINGSTAR,就可以運行,非常方便。 不需要會寫程式是KINGSTAR的一大特色,但是它絕對不只如此。若用戶有自己特殊用法的運動控制或者PLC的邏輯,例如機器人製造商,KINGSTAR也提供自行編程的功能,透過將客製的運動控制功能加入到KINGSTAR與RTX64結合,得以實現即時運動控制。再者,KINGSTAR還有一些許多客戶非常讚嘆的優點,例如提供客戶開發自己的使用介面(User Interface,UI),以及提供簡易的方式,讓用戶能夠簡單的使用PLC來控制「任何」品牌的機器手臂,大大提升自動化系統整合的功能。 與機器視覺結合 提升自動化產線控制效能 近年來,數位視覺系統的應用範圍越來越廣,從生產線的檢驗、機器手臂的裝配線到生物特徵如指紋、DNA以及臉部分析,到醫療設備、汽車系統和機器人倉儲系統等等。目前就機器視覺系統的性能要求上,從速度,辨識率,圖像處理的速度、深度與細到控制系統上的速度、精準度和複雜性是越來越高。 GigE Vision採用一般共用低成本快速影像資料傳輸標準的乙太網線纜和連接器,與其跨越的能力長度達100公尺,使用光纖電纜甚至5000公尺。因為GigE Vision使用乙太網連接,不依賴任何專門的硬體,如影像擷取卡傳送其像數據的應用程序。此外,它可支持多個相機,相同的網路與具有每個相機自身的IP位址。隨著RTX64的多核心的SMP特性、GigE視覺技術與運動控制的結合,這整個影像擷取與處理,得以各自在不同的CPU核心內分工運作,不會受到互相干擾而影響整體效能,大大減少了額外對高成本的智能相機及影像擷取卡的需求。除了能夠呈現視覺數據顯示,結合軟體運動控制,也能一同處理生產線上的檢驗結果,達到「即時視覺整合運動控制」。 實際應用案例分享不被綁系統、多控制器整合與資料連網 談到這裡,別以為KINGSTAR只是一台單一控制器的控制平台,事實上它已經可以是一台智慧自動化生產線的控制平台。目前,PLC、機器手臂、高階機器視覺甚至其他自動化設備都有各自的控制器。舉例來說,若一條智慧產線上有4台機器人,或是剛好有4種不同設備,則會有4台獨立的控制器,分別跑4種不同系統,這對於系統整合則會是個極大的考驗。由於KINGSTAR裡的PLC、運動控制甚至外加機器視覺皆運行在整合的RTX64,所有功能與系統可以在RTX64的即時作業系統(Real-time operating system, RTOS)裡面百分之百整合在一起,大大減少不同控制器與系統間的整合難度。 去年有一個實際案例。這個客戶在其新型半導體設備,過去習慣使用傳統PLC + 人機來做為設備的控制器。因為工業4.0的趨勢,終端客戶也越來越重視資料連網的功能,因此,傳統PLC必須旁邊加上一台電腦來擷取資料並且上傳雲端,因此系統從一台增加為二台,成本也同步增加。權衡客戶在工業4.0的聯網、高度整合以及降低成本的考量,決定導入KINGSTAR軟體自動化平台做為其控制器的控制平台。透過KINGSTAR所提供的整合環境,不僅僅利用軟體PLC來作為此設備控制的大腦,此設備也整合了4軸機器人以及透過Windows來做資料連網。若採用觸控電腦作為控制器,也立即取代傳統人機介面。各位可以試想,基於KINGSTAR平台,「一台多核心電腦」可以從事PLC、機器人演算法、感測器、機器視覺、人機介面以及IoT雲端平台的資料連網及數據分析,輕鬆地將傳統3 - 5台控制器全部整合在一台電腦裡,加上自主選擇/控制EtherCAT從站,不僅不會被綁系統,還可以大大降低成本,一舉數得! 除此之外,因為是運行在Windows的環境,電腦比傳統PLC與PAC有更大的擴充性,第三方功能的軟體取得與整合非常方便,例如機器視覺(Vision)、CNC、CAD/CAM、MES、IoT平台等等,甚至也因為軟體平台的共通性與彈性,設備商方便在共同的KINGSTAR平台(底層是即時系統)上,開發每一個不同機型的應用程式,就好像手機裡的APP一樣,因此公司內部可以建立自己的App Store,對於新機種的開發可以大大降低開發時間,加速新產品Time-to-Market的時間,提升市場競爭力。 圖2. KINGSTAR軟體平台在最新客戶的應用上,既可用軟體PLC來控制設備,也「同時」可以操控機器人以及資料連網等,全軟體且即時 「智慧製造」的要件是高整合度、節省成本並且要能快速量產,而且維護容易。透過功能強大的電腦 ,KINGSTAR不但可輕鬆處理繁重的運算,最大優勢是極度的彈性與節省成本。使用KINGSTAR除了可以不需要編程人員,運行所需要的相關設備,完全不用擔心系統綁定硬體的問題,只要任何一台x64架構的Windows PC就可以同時控制數台機器人甚至一條自動化生產線;在工業通訊標準EtherCAT的從站設備包含伺服驅動器/馬達及IO的搭配上,KINGSTAR會持續測試並加入新品牌,所以有非常多採購上的選擇,自主控制成本。最重要的是,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在一台電腦中完成,以最低的成本,達成並超越許多硬體設備的效能;除了RTX64與KINGSTAR的即時性,能夠幫您管理自動化產線外,透過同一台Windows電腦,加上適合的物料及產銷管理系統與聯網系統,不但能輕易達到自動化需求,更可以比擬德國的「工業4.0」,使您可以加速導入或提升自動化的效能,並且得以達到與歐美先進工業國的製造水平。
發布日期:2020/11/24
資料來源:陳昱均
大約於30年前,開發一台全新汽車,差不多需要四年的時間,基本上可以區分為四個階段,分別為6個月市場調查、18個月設計準備、18個月製造準備,最後6個月為銷售通路的準備。 拜科技日新月異的進步,使得製造商的技術與效率提升,加上商業環境變動複雜,且競爭全球化後,幾乎所有產品生命週期(Product Life Cycle )都大幅縮短,而目前的汽車開發已經可以縮短到2年內,即完成全部的開發活動,所以我們常常看到新產品不斷的推出到市場上,這也表示製造端的自動化系統開發時間,也需要同步的縮短,以往製造商給自動化系統開發的時間,大約是6個月到2年,但是目前市場的需求則需要壓縮到3到6個月內要完成,這也是自動化團隊的巨大挑戰,管理模式上需要更加的彈性有效率。 法國Lumiscaphe公司的Patchwork 3D軟體,能即時把數位3D模型轉換為類似實體的3D圖像。 產品每年都不斷推陳出新,而不同的產品也表示會有新的製程與工法,而隨著製造方法的調整,幾乎每個自動化系統的開發,都是會是獨立的「專案」,均為獨一無二的存在,且都未曾發生過的,說穿了「專案」就是個特殊、且有限度的任務,透過完成具有相互關連性的工作任務,藉此圓滿達成目標,所以每個自動化系統的開發務必要先明確「專案」目標。 無論自動化系統開發「專案」的目標是大或小,也不論「專案」執行時間的長短,都應該具有的明確的時程、啟動與終止點,因為「專案」的任務具有「相互依賴」的關係,同時與外部的環境與條件有關,所以任務彼此間需要密切合作。而因為「專案」常常在資源短缺的情況下啟動,而內外的「利益性衝突」議題常常引發衝突與矛盾,而為了管理這些議題,可以透過「專案管理」之手段來解決面臨的問題。 電動車巨頭特斯拉(Tesla)於2016/3/31對外發表了「親民平價」的電動車 Model 3 後,下單數量暴增許多,特斯拉〈Tesla〉在短短一周後狂接 32.5 萬筆訂單,最後更高達 40 萬台訂單,不僅打破電動車市場紀錄,也挑戰了車業過往的訂單紀錄。但是電動車巨頭特斯拉(Tesla)卻遲遲無法消化40多萬張 Model 3 訂單,特斯拉也遭受投資者的質疑,甚至有分析師認為,過度迷信自動化導入,成了特斯拉快速擴張的絆腳石,而這個特斯拉的「生產地獄」爭議,使得特斯拉的交車數輛不如預期,遠遠落後目標。 據美國NBC news報導與研讀多項研究報告可知道,特斯拉訂購了許多庫卡(KUKA Robotics)工業機器人,不但將沖壓、焊接、塗裝的流程進行自動化的設計,還試圖把最終的組裝工作也讓機器人進行,其中包含總裝的零件安裝及電池模組的自動化組裝作業,但其結果看來並不如預期,其實許多優秀的日本汽車大廠的作法,是先把製造流程優化後,才會開始導入機器人,特斯拉卻於尚未進行流程優化,確反其道的大量導入自動化。 以特斯拉(Tesla)Model 3的「生產地獄」情形為例,因為市場訂單遠遠超出原來的預期,所以可見與自動化系統開發的計畫有所落差,此時應該變更專案範疇(Scope),改以足夠的人力(Human Resources)來生產,給予自動化系統開發足夠的時間(Time)來調整,藉此符合市場需求,等待生產量與品質穩定後再進行切換,而最後特斯拉確實拆除或重新設計部分輸送帶和機器人,同時去研究如何製造更多的電動車和電池組,藉此度過痛苦的「生產地獄」。 自動化系統開發前,首先要完成專案計畫,透過計畫的擬定來推動整個「專案」,而所謂的「專案管理」就是如何有效率的執行專案的方法或是流程,而「專案管理」關注的是如何將相關任務,能在成本、預算、交期的限制下達成目標,其中包含整合(Integration)、範疇(Scope)、時間(Time)、成本(Cost)、品質(Quality)、人力資源(Human Resources)、溝通(Communication)、風險(Risk)與採購(Procurement)等九大領域,同時需要有不斷調整的作法,否則很容易使專案走向失敗。 自動化系統開發其實需要面對許多的不確定性與風險,而會失敗的專案,通常於專案開始前就註定會失敗了,因為許多專案的責任範圍尚未釐清,就開始推動專案,最後造成與客戶的期待無法達成共識。所以我們需要先定義好專案範疇(Scope),而專案範疇(Scope)之所以重要,則在於我們唯有能先清楚的定義出最後要「交付成品」,才會知道專案的「執行內容」。 有了明確的專案目標後,需要針對專案任務進行拆解成工作分解結構(Work Breakdown Structure, WBS),然後將把專案的「交付標的」(Deliverable)以系統或是表單的方式詳列出來,也就是自動化系統開發流程中,常見的規格書與驗收規範,規格書中都需要詳細記載目標與自動化系統的各類規格。 2019年全球液晶電視面板產能供過於求,市場的銷售不如預期,所有的通路及品牌商手中的庫存偏高,電視面板行業處於虧損狀態,鴻海旗下夏普廣州10.5代面板廠(超視堺國際科技廣州有限公司)突然通知設備廠商,付款金額要扣6%,第二期量產交期展延2年,付款金額更要扣12%,估計台商未付貨款有84億元,包括漢唐、帆宣、盟立、志聖等公司,業者急得串連台灣電子設備協會(TEEIA)召開會議。而超視堺的大股東夏普堺工廠迅速發表聲明,表示關於近百億元的欠款爭議,針對台灣供應商將完全依照當初的採購合約條件,履行付款作業,其中的關鍵就是有明確的規格書、採購合約等文件,可見專案推動前需要非常注重相關的文件,絕對不能打馬虎眼。 由特斯拉(Tesla)與夏普廣州10.5代面板廠新聞的事件中,可以了解到因為市場上的需求波動,使自動化專案不斷變更專案範疇(Scope),同時也會產生許多的設計變更,當然自身的技術實力與管理能力,也會影響設計變更與調整的頻率多寡,而這些變更對於專案造成重大的衝擊,其中包含交期、品質、成本等等議題。 以自動化專案為例,可大致區分為設計、製造、交貨三個階段,而由下圖的趨勢圖可理解傳統的自動化專案推動時,常常於製造期發現許多的問題,進而開始進行設計變更,不但專案人力的配置需求大,同時很容易形成團隊崩潰之情況,這也表示會讓專案的計畫日程很容易延遲。 人力配置是自動化專案是否獲利的關鍵,如果滿額配置人員,則於設計與交貨期則有稼動率低的問題,而配置太少則容易於製造期產生問題點的尖峰,形成團隊崩潰之疑慮,所以自動化專案應該要朝設計變更頻率平準化努力。 近年來電腦效能大幅提升,加上網路速度提升,數位工具讓企業的效率提升許多,尤其電腦輔助技術整合更是關鍵,其中包含CAD、CAM、CAE、CAPP、CIM、CIMS、CAS、CAT、CAI、VR、AR、iOT、Digital Twin、AI、CPS等創新領域。而近年來聽到的Digital Twins乃是一種虛實融合技術,與工業4.0所提及的CPS契合度高,而這概念其實是從電腦輔助虛擬製造、數位建模等技術演進而來。 任何自動化專案必然有三個層次,分別為產品、流程、資源,首先要針對產品進行研究,確認製造流程,釐清目前資源,因為在產品在生產過程的加工、組裝等流程上,必然存在許多誤差,而透過虛擬的技術可以事先確認許多潛在問題。例如廠房或生產線在尚未建構前,就可以先行建立數位模型,針對廠房或產線進行預先模擬,其中包含設備位置、產線規劃、人因工程模擬等,藉此察覺製程錯誤、動線不良、物流混亂等等,預先調整製程。 2019年12月於中國湖北省武漢市被發現,隨後2020年迅速擴散至全球多國,演變成全球性大瘟疫,被多個國際組織及傳媒形容為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全球面臨的最嚴峻危機。截至2020年6月21日,全球已有220多個國家和地區累計報告逾870萬名確診個案,逾46萬名患者死亡。許多報導都指出新冠肺炎已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但事實上,中美競爭、民粹排外、反全球化等趨勢都都早就存在,病毒只是加速這些現象,並非扭轉世界的方向。 因為新冠肺炎之緣故,許多企業採取居家或遠距辦公模式,使得網路會議軟體興起,許多企業與專案改成用網路會議的方式推動,但對於自動化專案開發而言,最後還是難免要到現場進行施工,但是於設計與檢討階段卻可以大量採用電腦輔助設計等數位工具與網路會議軟體來進行,其實可以省下交通時間,提升設計效率,但是資訊安全卻是另一個需要面對的議題。 自動化專案可大致區分為設計、製造、交貨三個階段,傳統的管理模式其實常常於製造期會發現許多的問題,進而開始進行設計變更,不但專案人力的配置需求大,同時很容易形成團隊崩潰之情況,這也表示會讓專案的計畫日程被延長,而我們可由下圖中的藍線看出些端倪。 而根據趨勢統計,於導入專案管理手法與數位工具的企業,可於自動化專案管理中,將設計變更的問題點,盡量於設計階段提早確認出來,由上圖中的橘線便理解,如果將設計變更的問題點集中於設計階段,那於製造階段的人力配置便可減少,使得日程可以相對可控。 人力配置是自動化專案是否獲利的關鍵,透過專案管理與數位工具進行平準化後,使得設計、製造與交貨期的人員稼動率高,提升自動化專案的成功率。 新冠肺炎的爆發使得全球開始封鎖,對於中美競爭、民粹排外、反全球化等趨勢都是不可逆的趨勢,而台灣成功防疫的案例,也讓我們理解避所有的問題需要進行點點滴滴的改善,醫療界持續強調,避免過多的病患於同時湧入,進而導致的醫療系統的崩潰,這概念其實也可以應用於自動化專案管理上,透過數位工具的事先設計與模擬,則可以事先確認潛在問題點,先行進行對策,預防於製造階段產生的錯誤。 專案管理的目標、規格書、計畫、合約等則是串連整個自動化專案的核心,文中列舉的兩個實際案例,均是因為市場需求波動,而對於自動化專案產生衝擊,所以文件的製作與溝通是非常重要的,千萬不可以輕忽。
發布日期:2020/11/24
資料來源:蟲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許國洲 總經理
背景 近期COVID-19疫情影響了全球經濟, 台灣有幸在防疫上做到全球第一, 但是因為全球供應鏈連動的影響,台灣無法躲過經濟衝擊,但對於未來在全球製造業版圖上, 是台灣開始建立優勢戰略位置的好時機,如何運用新技術來建立管理效率,做到遠端可信任的產線數位稽核機制以取信客戶等等,都是目前可以執行的工作。過去2006年從歐盟祭出相關環保法規要求電子電機產品以來,從早期導入無鉛製程到RoHS符合整合入CE認證, 在在都顯示產品要到市場上販售,不論是品牌商或是代工廠, 甚至是零件商、包材等等都必須強化材料及製程管控能力,並以數據及資訊管理來佐證, 方能夠鞏固訂單。正所謂No Green, No Order。過去在法規要求下, 相關產品已經落實了相關材料安全的管理, 但隨之而來則是生產過程的管理是否能說服客戶放心的給訂單, 並且是持續的, 而這正是No Traceability, No Order,製造業往工業4.0邁進的其中一項重要指標。 台灣的工業4.0發展最初以國家支持的角度投入預算協助大企業以領頭羊方式建立了工業4.0示範線, 期能透過示範線相關應用展示,來帶動產業持續投資往工業4.0目標前進。透過相關示範線展示,包含國內外的應用場域, 國內業者也大致上有了想要將整套解決方案落地在自家工廠的想法。從外部示範線到落地於自家工廠, 再到全面推廣至企業相關產線,是每個企業主的目標, 但困難處是參觀的示範線多數是依據特定情境以專案方式量身訂做, 一開始不是以產品化來考慮軟體設計, 因此複製成本很高,也難以推廣到預算有限的中小企業。而廣大的中小企業面臨到接班問題, 若無法透過新技術轉型, 會消失的很快, 因為都是同一年齡層的企業主移交不了班。 中小企業幫助了台灣變成非常有特色的供應鏈島國, 這樣的模式由台商西進遷移延續至中國後, 形成了具備更大能量的製造供應鏈, 而一般資訊化系統的導入, 中心廠推動機會比較大, 因為有足夠的預算及資訊團隊的資源, 因此從軟硬體採購、導入再到上線運行及維運自有一套方法能夠完成,也可運用資訊化轉型的能力來達到精實管理的目標, 這也是過去這些大廠即使毛利不高, 但仍然可以存在的主因之一。但支援這些中心廠的供應商,多數是落在中小企業甚至微型企業的規模, 因此在預算、經驗跟資訊人力上都是極度缺乏, 也因此這類加工為導向的工廠, 即使技術能力好, 速度快,但仍然經營上無法擴大,獲利能力難以再往上精進。因此政府莫不希望能夠尋求一可行方法來協助中小企業能藉由數位化及工業4.0轉型為智慧製造, 來創造更大的經濟產值。 SWOT分析/案例說明 針對台灣的中小企業製造產業生態, 經本人於2017~2019間, 拜訪相關產業公會及實際拜訪五十家以上中小企業後, 期能找出台灣中小企業的強處、弱點, 再從中分析出運用IT轉型的方法。 過去一、二十年台灣以電子業為重的製造業陸續西進後, 協助中國的製造業建立了技術及規模, 而此同時, 未選擇西進的中小企業留在台灣繼續深根技術, 因此這群中小企業在技術、創新、彈性及成本上建立了與其他製造國家有差異化的生產模式, 正所謂能在產業遷移中生存下來的都有其厲害之處。 Weaknesses 二代接班問題顯現, 願意進入工廠的年輕人變少, 造成團隊建立困難, 特別是資訊人員。 規模過小, 因此產能無法因應大量訂單。 材料研發、IT能量太弱, 而僅透過NPI(新產品階段)來協助客戶只能創造一次性的研發營收, 無法持續後續訂單。 Opportunities 大量生產模式走到極致, 利潤也壓縮到臨界點後, 目前市場需要的是少量客製化的模式(例如醫療器材、環保安全產品、航太等等), 這讓中小企業有了可切入利基性產品空間。 中美貿易戰影響, 暫時減緩了中國過去快速發展的製造業, 加上大廠回流台灣或南向的趨勢下, 供應鏈重新組鏈。 資訊化科技進步快速, 讓中小企業進入門檻降低, 只要採用正確的架構, 中小企業未來可運用IT技術轉型。 Threats 暫時因為中美貿易戰及疫情影響的中國 其強大的軟體實力, 是可能讓中國製造重回軌道的基礎;而除了中國, 製造往東南亞遷移, 加上這些國家充沛的年輕人力, 台灣在製造這塊也充滿了威脅, 因為競爭對手未來也不會只是中國。 新的競爭對手加入, 這些善用資訊化科技的對手威脅了現有的企業, 而這正是原來台灣中小企業最弱的一環。 過去實際拜訪也協助導入系統於一些台灣中小企業, 當中有射出成型廠, 上游的造粒廠, 金屬加工廠等等, 我們會發現現有企業主仍然努力的在其熟悉的領域繼續深耕, 但我們也發現這些中小企業在轉型上面臨很大的問題, 即使企業主們透過上課、研討會等等都了解了甚麼是工業4.0, 也參觀了很多示範線, 但是實際上的困難還是在內部團隊資源的限制。工業4.0數位轉型結合了軟硬體, 因此比過去ERP還複雜, 而這些企業基本上要有IT部門才有能力導入, 但真相是這些中小企業十之八九是沒有合格的IT資源配置, 這造成了企業升級的困難, 也就是說當軟體廠商賣了一套系統給企業, 但企業根本沒有人可以維運, 沒有維運就沒有轉型的可能。而這些對數位轉型有興趣的企業主也不是不想建立IT部門, 而是根本找不到有興趣進入製造業的資訊人才, 就算有幸找到一兩位, 也不可能開發出一套完整的系統, 而就算能夠開發出來, 這些IT人員離職, 開發出來的軟體就變成孤兒,企業損失將更大。 軟體的產品化、服務化、雲端化在美國是很成熟的做法, 外國公司對於導入這種智慧財產、無形資產軟體的價值認定是高的, 台灣企業以硬體出身, 對於軟體不熟,缺少一套評估方法, 以至於經常採購低價但反而維護上付出更高的成本。 這時回想起許久前美國一位軟體前輩提過, 一個好的系統對企業來說, 應該是使用它, 而不見得需要真正擁有它, 因為擁有它需要透入更多的潛在成本, 而這可能比軟體本身的價格高的多。因此工業4.0系統能否在中小企業落地,其問題不在技術問題,而是在思維問題, 而越來越多中小企業主經由二代接班後已經逐漸能夠理解軟體的價值及導入方法, 同時也隨著IT技術快速發展下, 發展成可以落地的方案, 後文將介紹其架構與方法。 工業4.0技術發展分析 過去的生產模式在單一產品大量生產的模式下, 都是將機械式生產設備結合自動化控制系統及設備, 將產線做成可支援大量生產的自動化生產線, 其應用包含汽車業、半導體業、造紙業、化工業等等。而針對近年自動化的發展,則引入了機械手臂、機器視覺等等自動設備,來解決上下料、移載及品質判定等等自動化需求。凡此種種, 都是希望藉由自動化設備的投入,來達到生產效率及穩定生產的目標, 這是屬於工業3.0時代的生產模式。不過即使是這樣, 相當多缺少財力的中小企業加工廠也不見得能夠達到這樣的目標。 為何已經達到自動化生產的工廠, 依然是被設定在工業3.0,而不是在工業4.0呢? 這當中關鍵是在軟體技術以及系統架構。軟體的存在是為了處理更複雜的生產需求, 而會有這樣的需求是因為產品發展趨勢多樣化、供應鏈協力生產以及未來生產人力的缺乏等等趨勢, 而國人過去普遍重視硬體, 軟體多數被發展成單機上的操控功能, 搭著機台配售,無法讓軟體發揮更大的效益, 甚至忽略了軟體架構、分散式雲架構的建置, 以至於後續產品化、服務最大化及維護性的困難。平台架構的建立,比一般軟體開發難上許多, 但對於能持續發展是最重要的, 例如Google, 他們服務最重要的, 一定不是我們所見的軟體介面開發, 而是底層的技術架構持續演進, 而國內業者追著新趨勢, 幾乎每家硬體廠商也發展了自家的軟體, 能互相看到的功能, 則互相參考, 因此市場推展時難以創造出差異化。 以下則透過筆者實際的產業觀察及系統導入經驗來分析如何規劃出適合中小企業持續發展的平台。 系統架構與功能規劃 參考一些大廠導入的系統, 包含了ERP, MES, PLM, SCM這些系統, 過於龐大複雜的架構, 基本上中小企業是不適用的。經由拜訪過的中小企業經驗理解,就算少數已經導入了進銷存這類ERP系統, 也花了無法預期的成本做了客製化, 基本上仍然無法完全解決企業主的問題, 主要原因是這類系統是屬於表單管理系統, 其特性是需要培訓系統操作者來輸入資料才可運行, 輸入錯誤的資料, 管理層自然是在錯誤的基礎上做錯誤的決策。如下圖1所示: 而有導入的中小企業, 要達到企業期望的效益其實非常少, 主要也不是在ERP問題, 而是行業特性及人力資源配置不適合所導致。電子業可以透過ERP創造效益主因是有足夠的ERP人員及IT人員, 也年年編列足夠的預算投資,方可維持,而這是中小企業現況做不到的。 台灣中小企業很多都屬於塑膠、金屬加工,多數是以製造設備為主,人員主要也是投入在生產上的技術人員或品保, 因此建立起從設備連結軟體的系統才是其主要的投入建設, 如下圖: 這樣的架構重點是在可伸縮,可複製,因此推廣到不同廠區甚至延伸到接軌上游供應商,都是一樣的架構。主要的生產設備可透過實體網路確保其穩定性,部分輔助的感測器可透過無線來達到其便利性,目的都是希望蒐集到現場數據,運用相關計算推得管理層期望的資訊。 當數據流都以這樣架構完成後, 上方就可以延續至相關管理, 例如生管需要的MES功能, 來進行排工、派工及機台報工;也可建立即時數據的戰情表;或者是追溯詳細的生產履歷及警報來分析潛在影響生產品質不良的因素, 如上圖3。 在工廠管理中主要的工作屬生管為主的生產計劃排程及執行回報,這部分若是以人工作業, 經常會因為一些人員習慣、經驗不足或是臨時插單而造成生產亂序。因此以線上方式結合機台即時狀態,會讓生管作業變得更簡單,以下為一般生管日常運行的功能: 而現代化的工廠免不了要運用行動化裝置或未來AR眼鏡的技術, 來實現未來工廠運用新載具管理工廠的目標。 或是運用AR技術將虛擬的網頁資訊投射在實體的工廠內, 協助現場工作者掌握即時的資訊, 如圖6。 結論 台灣中小企業特點是產品及服務性價比好, 彈性客製化能力強,但缺的是IT資源及材料研發,而短期要建立上述能量也是很困難的,因此在與這些中小企業合作上就要思考若能夠運用雲技術、區塊鏈技術, 將串聯現場機台到辦公室的應用, 變成一項雲服務,從機聯網、伺服器投資、MES軟體(工廠管理系統)都能夠變成由服務公司投資, 協助客戶從建置到上線及初期維運都能以委外方式實現, 那中小企業才可能在缺乏IT單位的現況下做到往工業4.0邁進的路徑上。 如下圖7架構,先由維運公司(如蟲洞科技)投入後,將複雜的雲架構、工業物聯網連機台, 邊緣端主機及軟體等等包裝成一項標準化服務,好處是在預算上可以讓企業主評估出可預期的成本投入(三年及五年總體TCO總體擁有成本), 這樣中小企業往工業化4.0推進時就有了機會。 軟體預算規劃是中小企業最不熟悉的,因此經常用表面看到的價格來評估,這是錯誤的做法,多數只看第1項(軟體授權費)及第2項,可是實際上總體成本是如下列所示(隱藏了許多潛在成本): 參考了上述的整體擁有成本架構, 就理解到為何中小企業難以導入軟體系統了, 因為電子大廠單是建立一支IT軍隊, 每年的預算就超出上億了。 對於中小企業來說, 透過類似汽車租賃這種模式來編列預算,除了期初這些軟硬體資產投入可月費化, 維運又可外包,是在缺少足夠IT資源下可以執行的模式, 這也是目前我們實際案例已經落實的方式。 蟲洞科技主要是提供綠色供應鏈解決方案, 幫企業建立供應商材料安全數據, 以簡化及降低產品符合環保法規的管理成本。近年更以過去累積的雲技術發展工業互聯網技術平台, 以提供客戶從機台整合到MES系統的整體方案。
發布日期:2020/11/20
資料來源:電子設備協會
前言 漢翔公司在航太製造的主要業務內容,包含國防業務、民用航空、以及科技服務三大類,面對工業4.0的轉型浪潮來勢洶洶,全球製造業都面臨智慧製造的競爭,特別是航太產業具有技術密集、資本密集、附加價值高、少量多樣、產品生命週期長等特性,不同於電子產業零組件少樣多量,且產品及製程等需符合航太品質系統、規範驗證及客戶認證要求。 漢翔對於智慧製造意涵的定義,是在生產過程中,具有資訊自感知、自決策及自執行的能力,並與物聯網(IoT)、大數據、雲計算及人工智慧(AI)緊密結合。因此我們建立「智慧製造系統平台」(以下簡稱iAIDC)為系統共通平台,以關鍵智慧製造為核心,以點、線的資訊流、製造流為基礎,由IoT、雲計算、數位化等為支撐。其中的案例為已有50年歷史的水湳#7膠合工場,在政府產創領航計畫支持下,已建立數位化、智慧化的複材產線智慧製造典範。 漢翔智慧製造-濫觴 漢翔從2017年宣示導入智慧製造,以「智慧化機台、智慧化製造、智慧化管理」三個主軸策略來推動智慧製造的發展,自行開發iAIDC註1,整合iIoT、大數據、CPS、Robot 等生產系統,建構以智慧製造為基礎的智慧化系統平台,再擴展至iAI,逐步邁向智慧漢翔的目標。如同達爾文進化論一般,「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漢翔將AI這項DNA融入至iAIDC。 註1 : iAIDC,i為intelligence,中文發音為愛,又有愛漢翔之意。 2018年漢翔公司榮獲得經濟部第一屆智慧製造類金質獎,在胡開宏董事長支持下,公司以滾動式的廣度及深度推動及精進、智慧製造及發展AI應用。 航太產業是高度系統整合的產業,對於相關產業具有很大的產業關聯及擴散效應,也可帶動技術升級,製程/品質/產品/設備等提高至航太等級的價值。漢翔公司因應疫情之影響,胡開宏董事長宣示「開源、節流、深蹲」政策,除了全面拓展業務外,更要深蹲技術研發固本,期能技術躍進突破升級,於產業復甦時能掌握契機擴大商機,在復甦之時快速掌握市場商機 ! 漢翔智慧製造-發展 總經理馬萬鈞表示,漢翔面臨國際間上下游市場的夾擊和成本競爭壓力,我們必須以數位轉型加值智慧製造強化國際競爭力,培育AI應用人才、掌握數據、改變流程。 我們要有願景,形成策略,達成短中長期目標。 願景:[製造漢翔]提昇轉型[智慧漢翔]。 策略:「設計、工程和製造的先進數位轉型及智慧製造技術之開發及應用」。 目標1:達到「品質、效率、成本」等航太設計/製造三高挑戰。 目標2:前瞻航太數位化/智慧化技術導入及領先應用。 目標3:持續精進建立數位化/智慧化後勤維修服務。 航太業的複合材料、超合金材料等難切削材加工技術與一般金屬加工不同。例如引擎機匣工件,所有工序合併精加工作業,總共要200小時,尺寸精度要求嚴謹,只要有一個特徵超出公差,這顆機匣可能要報廢,料工費的成本大約近300萬元,相當一台賓士車。 漢翔公司以自行開發iAIDC來推動複材整線智慧化,聚焦在「機台設備的智慧化即時監控與預測維修」及「製程的智慧化製造與智慧化管理」,加上持續推動精實生產,從「發生後處理改善」提升為「事先預警、預防、預測」的智慧化製造新模式。導入協同機器人執行三高(高汙染、高危險、高疲勞)的重複性工作,並推動整線智慧化,智慧排程像大腦指揮,生產流線監控像眼、耳、鼻去監控回饋,機械手臂、RGV(Rail Guided Vehicle, 軌道搬運車)及AGV (Automated Guided Vehicle, 自動導引搬運車)就像手腳協助移動,進一步地推動大數據分析及工業AI調整改善,朝整體提升的目標邁進。 從[製造漢翔]提昇轉型[智慧漢翔],漢翔研發長吳天勝推動[智慧製造]時,並以「智慧化機台」、「智慧化製造」、「智慧化管理」3大主軸為推動重點,聚焦在機台設備的智慧化與生產流程及製程的智慧化製造及管理,再加上持續推動的精實生產,透過短、中、長期的目標發展,建立從「發生後處理改善」提升為「事先預警預測」的智慧化製造新模式。摘要說明如下: 「智慧化機台」-預警問題、預防錯誤及預測製造,達穩定高效率生產。漢翔自行開發「智慧化製造/智慧化管理iAIDC平台」,透過此一平台,宏觀面上可以管理全廠機台生產效能,讓各廠區機台的生產狀況一覽無遺;微觀面上則能管理個別機台的生產效能、機台健康狀況等。 「智慧化製造」-先模擬,中監控,後確保。漢翔處理製造的飛機零件是高單價、高精密性產品,必須確保品質,透過虛實整合,在製造前先進行模擬,先期確認設計或製造程序是否有問題,縮短測試時間並避免撞刀,減少生產出瑕疵品;製造過程中能夠監控預測精度及品質;組裝前先透過電腦做視覺化呈現與數位組裝模擬,預知組裝或干涉問題所在。 「智慧化排程」-資訊流、物料流、製造流管控生產的節奏。對同時執行很多客戶的漢翔來說,多專案、少量、多樣、高單價的特性,對生產單位要在混線生產及忙碌時要維持製造、組裝節奏一致更不容易。透過漢翔開發的iAIDC平台的三級智慧化排程(一階全公司MCP有限產能排程、二階廠級APS智慧排程、三階工作中心MES站排程),來透明化顯示工單即時資訊,即時監控各工作中心產能及效率,排除生產瓶頸,掌握下料、站內工單優先序。 「智慧化監控」-聚焦在「機台設備的智慧化即時監控與預測維修」及「製程的智慧化製造與智慧化管理」,從「發生後處理改善」提升為「事先預警、預防、預測」的智慧化製造新模式。 「進度管控」-經由生產機台連網作業,線上即時瞭解各生產機台運作狀況,依機台運作資料收集統計,清楚了解各機台稼動率、稼動率趨勢、機台妥善率及各班別運作狀況。 「智慧化管理」-自主管理、異常管理、重點管理。航太的產品製造無法完全排除人工而做到全自動化;不像電子產業可以利用機械手臂執行大量重複性的工作,漢翔的目標是建立「人機協同」的智慧加工中心環境,而非取代人力。 漢翔智慧製造-向前邁進 2019年完成經濟部工業局產創領航計畫,強化iAIDC,推動複材整線智慧化,並提供航太驗證場域,協助四家合作公司(盟立、喬崴進、公準及達明) 跨入國際航太等級與複材設備市場。 2020年漢翔繼續推動產創智慧計畫,將iAIDC商品化,以航太等級的PDM/MES系統,用模組方式拆裝併合,客制化適用於各產業,預計2022年可進入標準化、模組化的商業模式。 公司運用工業4.0元素及AI優化等技術,建構智慧化的生產模式。並持續擴大應用AI於報價快篩與成本檢核、Hanger COE自動去毛邊、主軸溫補與機台健康監控、設備預警預防、智慧刀具管理、AOI零件瑕疵檢測、存貨預測、商情資訊等。 在未來,伴隨AI的「人機協作」可能逐漸成為工作的常態,而能創意及深化應用AI技術的跨領域人才及企業將更有優勢的關鍵。「Data to Answer」善用資料,「Answer to System」善用AI協作,「System to Profit」則是AI應用主管要做的事 ! 而企業需要的人才是對內打破分野跨專業領域合作,善用AI技術在企業價值鏈上創造價值、服務與利潤的人,因此需要不斷的進行主管及人才在數位轉型、善用AI 等知識/思維的教育、Problem Based Learning的實作培訓,進而普及至形成文化。 漢翔智慧製造-插上AI雙翼,航太國家隊起飛 漢翔從2019年開始培訓同仁,藉由產學研合作,在「智能化生產排程」、「智慧化供應鏈建構」、「人工智慧參數決策優化」、「機器視覺檢測」、「深度學習」等人工智慧的技術領域,導入更多智慧化元素與機器人技術深化及應用。 胡開宏董事長宣示,2020年是公司的AI元年,積極推動數位化轉型與工業AI的應用。從應用AI、提升品質、精進成本及人才培訓扎根面向出發,積極將工業AI技術應用於智慧製造的場域,帶動新一波的智慧轉型,期能提升公司獲利/效率。亦如同馬萬鈞總經理於經濟部工業局「109年智慧應用新時代人才培育計畫」課程結訓致詞中提到,「AI不只是口號,應該落實到每個人的工作領域中,希望透過AI的技術讓同仁可以更有效率去解決工作現場的問題,公司也非常願意投入資源,有系統的培訓相關人才」。 「開源節流、永續經營為公司願景,中心思想是要如何讓股東賺錢。」董事長胡開宏對外說明公司願景與核心目標,自稱是「超級業務員」,帶領漢翔在2020年成立為F-16維修中心,超過60家廠商參與軍品研發、產製、維修相關業務,達到「能量可自主,維修在地化」的目標,增加就業機會,帶動國內航太產業升級。 透過計畫合作、論壇交流,分享智慧製造、數位轉型、人才培訓等實務經驗給產業鏈夥伴。落實國防自主政策,精進航太維修能量,拉高航太科技水準,提升產業鏈品質、效率、利潤及價值等綜效,積極籌組台灣航太產業聯盟「A-Team 4.0」,奮力形成有國際競爭力的航太國防國家隊,有助於漢翔搶進世界杯,打國際賽,開創下一個50年!註2 註2 : 漢翔於2019年歡慶50周年。 資訊處 陳石坤組長 04-2702-0001 #2855 skchen@ms.aidc.com.tw 創新研發中心 林瑞瑋 04-2702-0001 #2547 jueweilin@ms.aidc.com.tw
發布日期:2020/04/14
資料來源: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辦公室
為了有效達到癌細胞精準醫療的目標,義守大學 劉麗芬 教授團隊利用活生物對葡萄糖的依賴度,並且針對癌細胞愛吃葡萄糖的特性,研發出「螢光醣SugarLight」。它是一種水溶性、結構穩定的小分子,物性上具極高螢光強度,可在複雜的樣品內標定癌細胞進行定性或定量分析,搭配螢光醣細胞成像分析系統,不僅能達到目前市面上常見的CTC檢測系統之功能,還能捕捉到活的癌細胞有利於後續分子生物學分析。 藉由法人協助進行技術加值並且媒合廠商進行產業化,在未來預期將可用於癌症早期發現、預後監測、用藥指導等精準醫療領域具龐大的產業需求。 https://iace.org.tw/f2/coopEx/showDetail?id=789searchCondition.type=searchCondition.year=2019searchCondition.pageIndex=0searchCondition.pageSize=20
發布日期:2020/04/14
資料來源: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辦公室
水產養殖主要放養具有高經濟價值的魚類、藻類、貝類,養殖的場域水質好壞會直接影響作物的品質。因此近年來有許多針對水產養殖的研究,嘗試藉由不同的方式去除場域中的病毒、過濾水質等。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洪維松 副教授以石墨烯濾膜和生物炭微包覆抗病毒資材作為生態智慧水質處理設備之核心組件,強化過濾性能以處理水產養殖中的藻類、微生物、病毒(如:白斑病毒、NNV病毒),藉此提升水產養殖之品質及經濟效益。 藉由法人進行技術加值、場域驗證與產業推廣,此項技術已可可有效淨化水質並且去除噸級養殖水體≧99%病毒數量。無須強制曝氣設施及且有效去除養殖池中的氮源,低耗能下即可達到淨化水質的效果。 https://iace.org.tw/f2/coopEx/showDetail?id=804searchCondition.type=searchCondition.year=2019searchCondition.pageIndex=0searchCondition.pageSize=20
發布日期:2020/03/19
資料來源:工業技術研究院 產科國際所
德國自工業革命以來即透過深耕科研究教育以及建立與產業長期合作關係以帶動經濟與科技發展,近代自2002年起,由德國聯邦經濟與能源部(Bundesministerium fr Wirtschaft und Energie, BMWi)起草之「商業利用創業保護計畫」(Schutz fr Ideen fr die gewerbliche Nutzung, SIGNO),後續催生出各邦成立獨立的專利利用局(Patentverwertungsagentur, PVA)。而德國聯邦教育與研究部(BundesministeriumfrBildung und Forschung, BMBF)亦長期透過計畫與經費補助,持續支持與改革大學在專利管理與應用上的結構與措施。 除此之外,德國亦成立許多大型非營利或是私人的研究機構,前者如弗勞恩霍夫協會(Fraunhofer-Gesellschaft zur Forderung der angewandten Forschung e.V.),後者如施坦博基金會(Steinbeis-Stiftung, 以下簡稱Steinbeis)等,皆透過綿密的網絡將研究機構、學校與企業串聯在一起。 Technologie-Lizenz-Buero (以下簡稱TLB) 自1998年成立,並由巴登符騰堡(Baden-Wurttemberg)邦政府與邦內其他學校共同出資成立,主要目標為協助該邦大學與應用科學型大學研發成果商品化工作,以針對生命科學與物理科學領域為主要服務範疇。該機構自2008年起,由於德國聯邦教育和研究部推動的SIGNO計畫(該計畫以推動高等學校與企業對於智慧財產的有效利用促成技術移轉為目的)而逐步擴張。 該機構位於喀斯魯,服務對象包含巴登符騰堡邦內大學機構與企業,提供諮詢服務與專利管理、挖掘潛力專利以及協助專利推廣等。由於當初聯邦政府成立PVA時即逐年降低補助比例,以期能夠推動自主營運發展,目前資金來源主要為8所學校與應用型大學(詳圖5)。 資料來源: TLB、工研院產科國際所整理(2020/02) 圖5 TLB出資學校結構 自營運以來,TLB已完成超過80件的專利推廣、超過800件的附加合約、授權金累計達EUR 2,100萬元(約台幣7億元)。每年至少評估約130個發明報告與400個發明或專利推廣專案。 該機構與各大學之技轉中心功能並不會相互重疊,因學校的技轉中心仍沒有足夠人力來找尋企業合作或技轉對象。TLB在合作較密切的學校如Tubingen甚至設有全職人力,未來也可能依經費規模循此模式擴增組織。 目前TLB員工數為16位,包含11位的創新經理、行銷、與後勤人員,成員背景皆具備豐富資歷,服務範疇以生命科學與物理領域為主。由於TLB的員工具專業產業經驗,因此該機構人事成本甚高(EUR 1,095/每日)。TLB自2002年擴展後,直到2010年後才收支平衡,即使是到現在也沒有賺取太多的利潤。 確認發明公開的完整度、合法性、發佈階段(即將發佈或已發佈);以及是否能夠申請專利、推廣潛力(如市場定位、進入市場時程、與市場規模) 視產業類型與市場情形協助評估是否申請國內或是國際專利;透過TLB進行市場報告蒐集與目前專利應用情形提供潛在申請可能性;協助專利申請流程掌握與成本效益分析 在完成專利申請程序後,將協助於國家資料庫中曝光、並擬定推廣策略與後續測試(PoC、雛型品製作、測試報告、產業回饋、市場開發),並擬定目標對象後,串聯發明人、合作夥伴、TLB網絡等,或是進行陌生開發、廣告與市場訊息揭露。 資料來源: 工研院產科國際所整理(2020/02) 圖6 TLB專利推廣步驟 TLB在協助學校進行專利推廣後,若有成功簽約與推廣至業界,將可從中收取10%的收益作為TLB資金運用;但由於TLB屬於8所學校共有的企業,因此其服務基本上是免費的,且若送件的案子沒有推廣成功也不會收取任何費用,因此在前期審閱時TLB將耗費許多時間進行發明評估以及訪談,且都是以員工的專業知識進行人工檢視。 Steinbeis於1969年由5所大學的教授提供中小企業技術諮詢服務開始,並於1971年正式成立基金會,於德國的巴登符騰堡邦成立總部,為全球最大的技術轉移中介組織之ㄧ。迄今,Steinbeis擁有近1,100個Steinbeis Enterprise(SE)企業,2018年整體收益為1.7億歐元(公共資金僅佔10%以下)。Steinbeis與大學機構合作,例如:巴登符騰堡邦立大學、達姆施塔特工業大學、喀斯魯大學Karlsruhe University等,主要服務為提供技轉與新創等專業協助,最終將學校研究成果應用於Steinbeis所協助Spinoff的新創企業。 Steinbeis Enterprise(SE)企業主要形式有以下幾種,包括:Steinbeis技轉中心(STC)、RD中心(SRC)、顧問中心(SCC)、位於大學的技轉機構(STI)、以及Spinoffs公司。Steinbeis基金會於全球超過100個駐點,服務遍佈歐亞。 由表1可看出,SE的型態非常多樣化,而透過Steinbeis網絡可迅速串聯資源,目前全球有近1,075家企業與Steinbies有長期的合作夥伴關係,與學校合作教授約有700位,正式員工數量則高達2,000位,自由工作者3,468位(幾乎皆具備豐富產業經驗)。此外Steinbeis累計來自商業化移轉的收益超過1.7億歐元。 Steinbeis主要服務的範疇可分為培訓進修、顧問諮詢、研究創新等面向,而SE的性質依當地產業特性、人員組成或特殊任務而有所不同,小則在大學裡設立辦公室,如位於Reutlingen大學即設有Steinbeis辦公室,主要服務領域為當地頗為知名的紡織產業,校內亦有相關科系能夠支援;也有如以企業培訓為目的的Steinbeis大學(位於柏林),目的在於幫助企業夥伴提升員工競爭力與面對社會、經濟和環境挑戰。 Steinbeis的商業模式具高度彈性與互助性,其主要的關鍵關係夥伴為企業、產業專家(學界與業界)、基礎研究知識庫(學界),如圖7所示。由於Steinbeis與3個關鍵夥伴之間並沒有絕對的線性關係,其主要營運的精神亦強調在建立Steinbeis的「生態圈」概念。每個SE的經理人招募以產業經驗為首要重點,藉以提早掌握需求預測商機,再透過Steinbeis網絡尋求合作夥伴(包含其他企業或是學界技術)。 資料來源: 工研院產科國際所整理(2020/02)。 圖7 Steinbeis商業模式 Steinbeis獨特的共享結構模式,即使有新的SE加入,也能夠讓共享此結構模式下的所有網絡資源,協助大學技轉,或是提供企業人才培育及招募。而Steinbeis綿密的網絡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知識庫,能夠快速反饋與提供技術或其他商業支援給客戶。 為了讓整個Steinbeis去中心化,各個SE自負營虧、雇用人力、自訂費用收取等,因此對於客戶來說,每一個SE都是獨立對應的窗口,但又能夠透過SE網絡來取得服務資源。各個SE會以9%的營業額上繳給Steinbeis總部作為整體網絡運作的費用(如圖8)。 資料來源: 工研院產科國際所整理(2020/02)。 圖8 SE與總部關係 我國目前在科技部、經濟部與教育部皆有推動學研技術產業化的相關政策與組織,以科技部為例,針對學研技術產業化有包含前瞻技術產學合作計畫、一般型產學合作計畫、法人鏈結產學合作計畫、產學技術聯盟合作計畫等。本小節將以型態較為特殊的法人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與Unitectra、Steinbeis、TLB進行綜合比較(詳參表2)。 表2 Unitectra、Steinbeis、TLB、法人鏈結綜合比較 資通訊、智慧機械、生技醫藥、生技醫材、綠能科技、商管/數位金融、新農業 15位 2,001正式員工 709位教授 3,468兼職產業人士 16位 8位 13家法人機構 成立SE並各自獨立運作,以綿密的網絡連結各地區的企業聚落和學校技術,解決產業問題 鏈結13家法人機構挖掘各校潛力技術,提供技術加值並推廣至業界 為達到學研成果有效商轉與對接產業,綜整上述研究發現有幾種類型,包含政府或學校出資成立獨立技術服務機構(如Unitectra與TLB)、以計畫專案扶持並集結跨研究單位能量(如法人鏈結),以及以私人企業營運與獲利導向服務企業並促進學界技術落地(如Steinbeis)。 德國與瑞士多以成立技術服務機構以取代各校技轉中心,並作為對外溝通與協商的管道,而我國科技部所推動的法人鏈結計畫也以協助各校技轉中心提供加值和推廣服務為宗旨,可見若單靠學校本身的技轉能量未必能夠滿足各校研發成果商轉的需求。 同時,專業人才的培養為推動技術商轉的關鍵,在Unitectra、TLB、甚至Steinbeis皆著重在招聘專業的談判與產業背景人才,而法人鏈結也需仰賴13家法人單位在各領域的專業知識以及研發資源來協助學校研究人員進行技術升級。 此外Unitectra與TLB皆無系統化的學界研發資料庫,而是以人工方式進行訪談與蒐集相關訊息,並僅在網站上公告近期重點技術推廣,Steinbeis則是有網路資料庫可初步掌握各個SE主要服務產業領域,法人鏈結則是提供一個線上技術產業化潛力揭露平台(IACE),可供會員進行查詢學界研發成果。 產學合作的關鍵在於「人」,即便有資料庫提供查詢,仍需要培養能夠與企業和相關產業背景溝通的專業人員,而目前台灣產學合作的運作模式仍偏向以學校技術支援解決企業問題為主,Steinbeis則是反向將企業當作是其網絡夥伴,並建構出如此龐大的資源網絡,我國目前以產學小聯盟有類似的概念,建議未來也可仿效Steinbeis進行相關機制設計與規劃,以建立更完善的產學生態圈。
發布日期:2020/02/13
資料來源:工業技術研究院 產科國際所
近年來我國政府持續強化推行產學合作政策,各部會包含科技部、經濟部與教育部皆公布許多補助政策;以科技部為例,近期推動如「前瞻技術產學合作計畫」、「產學技術聯盟合作計畫」等,提供學校與廠商多元化的合作方式,甚至如「新型態產學研鏈結計畫」則是大力支持學校研發人員有意願朝新創發展的計畫。然而,對於如何建立有效且具信賴關係的產學溝通管道,在產學間存在的鴻溝仍有待解決。 依據世界經濟論壇公布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在創新能力指標上前5名依序為德國、美國、瑞士、台灣以及瑞典;然而在產學合作指標上,瑞士與德國依然在前10名,但台灣卻僅排名第20。因此,本文將借鏡瑞士與德國的學研成果產業化的相關機制與經驗,首先將針對創新大國瑞士的第三方技轉推動機構Unitectra進行研析,其次探討德國司徒加特地區的TLB與Steinbeis兩個產學機構的相關機制與做法,最後與我國現行組織進行比較,並提出相關建議供參考。 若以國土面積來看,我國僅位於瑞士之後,但瑞士卻是全球知名的創新大國,在世界經濟論壇排名中,於2018與2019年分別在全球位居第一與第二;且其緊密的學界/研究單位與企業的合作,以及許多補助經費皆來自於業界,也讓學研界的技術開發更貼近產業需求。 瑞士推動產業創新的主要機構為聯邦經濟教育與研究部(Federal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ffairs, Education and Research,EAER),其自2013年瑞士政府體制改組後成立,掌管多數科技領域相關之研發主管機關;該部門中的「教育、研究與創新事務秘書局」則掌握了國家科研活動的主要資源分配,提供資金給國家科學基金會(Swis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SNSF)。 瑞士主要科研補助單位分別為國家科學基金會與瑞士創新促進署(Innosuisse),前者主要針對基礎科學研究與研究人員補助,後者則是以科學應用促進產業發展(science to market)為目標。 瑞士的第三方技轉推動機構Unitectra是由三所大學(Basel, Bern, Zurich)共同出資成立的非營利技轉公司,前身為基於1996年瑞士國家科學基金會SPP BioTech計畫而成立的Biotectra,以提供瑞士生醫領域的研究人員在技轉方面的諮詢和服務;並於1999年由Bern與Zurich大學成立Unitectra,Basel大學則是由於Unitectra協助其與Basel醫院合作後加入,三校平均分配股權,以後續服務學校在產學合作活動或扶持新創上的協助與專業諮詢,並同時鏈結醫院與研發機構促成合作開發等。該組織董事會由三校管理階層與其他產業代表共同組成,於三校皆設有辦公室。 目前Unitectra除了與三間大學緊密合作外,主要夥伴包含如下: University Hospital Basel University Hospital Bern (Insel Group) University Hospital Zurich 其他相關醫院、應用科學型大學和聯邦研究機構 Unitectra成立目的主要在於促使學校研發人員能夠與跨校和業界之間進行合作研究,同時推動技轉加速研發成果商品化,也因此相較於傳統的學校技轉中心,Unitectra提供的服務更為廣泛,主要服務項目詳圖1。 資料來源:工研院產科國際所整理(2020/02)。 圖1 Unitectra主要服務項目 而Unitectra主要服務的領域上以生命科學為大宗(如圖2),包含藥學、生技醫藥、生物科學等,其次為醫療科技領域。Unitectra會協助研究人員在制訂與簽署合約時的法律與顧問諮詢,然而該合約的責任歸屬仍由研究人員承擔,因此Unitectra主要為學校研究人員與外界(含他校與業界合作夥伴)接洽與溝通時輔助之角色。 資料來源: Unitectra(2020/02)。 圖2 Unitectra主要服務領域 在2018年,Unitectra已進行140件的發明揭露、64件專利申請、77件專利授權、扶植7家學校技術衍生之新創公司,另外同時也協助超過1,200件的研究計畫合約、以及超過1,600件的技轉合約(含MTA、顧問諮詢、CDA等)。 Unitectra每年的營運資金約為250萬美金,由Zurich、Basel、Bern三家大學共同出資。該組織目前有14位團隊成員,含8位技轉經理、3位合約管理師、3位財務與行政人員;成員在不同產業界皆有廣泛的企業與法律背景,因此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協助學校研究人員與外界協商,以及精準推動學校技術至合適的產業界。 由於Zurich、Basel、Bern三所大學皆有非常豐沛的研發能量,在學校研發成果公開後,會進入專利申請與布局階段,此時Unitectra即可提供相關的諮詢協助。而學校研發成果主要有兩種推動管道(如圖3),包含業界提出需求主動尋求技術支援、以及學校自行成立新創公司。傳統學校編制以校內技轉中心(TTO)為主要提供校內研究者的窗口,而Unitectra則不僅能夠服務研究人員於合約法律上之相關議題,其專業的產業背景與人脈更能精準做到推動校內研發成果推廣之成效。 資料來源: Unitectra(2020/02) 圖3 學校技術商品化架構 Unitectra人員編制不僅專業,且會於三校之間互相輪調,不僅確保學校研究人員能夠與特定專業背景人士做交流,同時能讓Unitectra團隊成員更能掌握三校各自的研發能量與領域,也因此三校的研發或產學合作成果能夠互相共享,在某些研究議題上更能進行技術整合。 在推動研發成果產業化上,Unitectra服務流程架構(詳圖4),仰賴於該機構專業的人員編制,因此可將學校研發成果快速嫁接到業界,並且透過人脈以及業界聯繫管道,了解現行有哪些學校技術可提供給產業進行技術移轉。 資料來源: 工研院產科國際所整理(2020/02) 圖4 Unitectra技術商業化流程 為了推廣專利與學校技術,Unitectra會透過專利資料庫與網路去找特定主題的研討會或會議,並去衡量與技術推廣企業合作。此外亦會與瑞士其他區域的技轉辦公室或是大學機構合作,同時在瑞士當地的一個技轉機構所搭建的網站平台swiTTlist上進行推廣。 Unitectra在各校的許多專案或是計畫中皆有參與扮演角色,例如在蘇黎世大學的Innovation Hub中,Unitectra則是以前期技術篩選評估的顧問角色,而在瑞士巴賽爾大學的微奈米科學研究機構(Swiss Nanoscience Institute, SNI)中,Unitectra也協助其研究人員在需要與企業進行合約簽訂或技轉時的法律顧問角色,可見該組織服務範疇可涵蓋三校校內不同單位之需求。 然而在推動技轉的過程中,Unitectra並沒有收取任何行政費用或是技轉金抽成,雖然在三校之間有不同的經費收入規範,但是相較於其他私人營運的技轉公司,該機構仍是以服務學校為主要目標,成果歸屬也皆回饋至學校或研究團隊。
發布日期:2019/06/10
資料來源:工業技術研究院 產科國際所
University Technology(以下簡稱UT)為蘇格蘭地區19所大學所組成之大學聯盟,且同時營運一同名之平台網站,並刊登最新技轉合作的資訊,登記在此平台的技術為可立即商品化階段的技術。該組織由蘇格蘭當地學校自主發起並向蘇格蘭基金委員會(Scottish Funding Council, SFC)申請經費補助,同時向參與的學校收取會費以作為組織運作資金來源。當有新的科研成果產生時,參與的學校有義務以非機密性且容易閱讀的方式上傳到UT網頁上,同步透過社群網絡來進行資料的更新。 UT後台營運單位為Interface,該單位同時也有專人負責與廠商和學校之間的接洽。UT平台上曝光的技術為蘇格蘭地區學校所研發與擁有,技術資訊頁面會顯示該技術主要特點與應用情境,有興趣的業者可透過網頁與該校進行聯繫。此外,該網站有些技術屬於Easy Access(在固定年限內,無償授權給廠商使用),因此網頁會特別標注是否為Easy Access類別,且提供制式合約書供使用者參考。 UT上的資訊以蘇格蘭地區的學界研發成果為主,諮詢方式為直接透過該技術簡介介面之開放欄位進行填寫。然UT並無設計訊息自動回報中心機制,因此除非雙方在聯繫過程通知UT,否則其營運小組是無法從中介入或取得回饋。 UT主打成熟可技轉的學界研發技術,目前約有240筆學界技術資料,雖然資料量不多,但因UT與創立於2005年的Interface具高度合作性,Interface為蘇格蘭地區之半官方產學媒合團隊,由蘇格蘭基金委員會成立,與蘇格蘭地區的企業、學校、研究機構有深厚的連結。因此兩個單位能夠互相配合,UT以推廣(包含實體媒合活動)為主,並搭配Interface與產業的高度連結度,雙方每周會有兩天的時間會晤,討論目前進行的案子情形以及其他可以共同合作之處,此為少數結合線上與線下資源的案例。 針對以上提出的IACE、konfer、UT三個國內外產學媒合平台,將針對三個面向進行比較: IACE平台涵蓋超過9,000筆學界研發成果資料、5,000筆美國專利與上千筆產學人才,同時平台也提供許多課程和技術展示。且IACE平台的學界技術資料經專家進行技術整備度判讀,因此可提供業界尋求具產業化潛力技術時參考。 konfer由於直接由英國各大學網頁進行資料串接抓取,以學研成果技術資料量來估算就超過55,000筆,另外亦包含143,000個研究者資訊、15,000件設備資訊、74,000個YouTube影片等,然konfer的資料較無依特定需求(如技術成熟度)進行篩選因此可以將其視為英國針對學界資源的入口網站概念。 UT則是三個網站之中資料量最少的,其僅有提供外界查詢蘇格蘭地區學校的研發成果,但UT所上載的學界研發成果都是「可技轉」的成熟技術,並同時和各種媒合和交流活動做配合。 在資料收錄的完整性方面,IACE平台上的學界研發成果資料主要來自於GRB系統,網頁上僅顯示基本資料、TRL判讀結果、與關鍵字,使用者如需要了解細節仍需要回到GRB系統做原始報告瀏覽。而konfer雖然資料可快速蒐集與公開,但是由於konfer為資料直接串流,因此文字的轉換並沒有非常準確,導致在閱讀上會有困難,不過仍可回到原始網頁做瀏覽。而UT資料量為三者中最少,在逐筆技術的說明上則是以技術潛力說明、IP歸屬等內容,相較另兩個平台較為完整,但UT的技術說明頁面並沒有功能可導回原始介面或取得報告,而需透過諮詢功能做接洽。 除了學界研發技術資料外,IACE平台與konfer亦蒐羅了許多學界其他技術資源或相關資訊,如IACE平台則是提供我國教授於美國申請之專利、具產學意願或經驗的專家、以及其他影音資源供使用者瀏覽;konfer也能夠取得各校各領域之專家、公開實驗室、或是其他政府補助計畫等;UT則是專注於推廣成熟欲技轉技術,無其他資訊查找功能。 IACE平台由於需要滿足計畫推廣的功能,因此在首頁上放置了大面積的主視覺banner,搜尋功能則隱藏在右上角與功能列中,較不容易第一時間找到搜尋功能。且在搜尋結果上以傳統條列式進行呈現,雖然有人才網絡圖之功能呈現,但在資料的比對上仍需要再加強。 konfer與IACE平台的操作邏輯較為相似,皆有如入口網站的整合查詢功能,並能夠依資料屬性做個別查詢,但konfer在首頁的操作上,有引導使用者搜尋的說明,且konfer在查詢功能上具備地圖視覺化功能,因此可讓使用者針對技術與專家進行區域查詢。UT則是單純的技術查找功能,以逐筆研發成果搭配圖示,並於資料頁面上呈現出該技術可能潛在的應用情境與場域。 三者在搜尋的速度上,以IACE平台最為快速,其次為資料量較少的UT;konfer由於資料量龐大,且需要同時呈現地圖、字詞關聯性等搜尋結果,需花費較長的等待時間。 三個平台皆有線上諮詢功能,然三者針對諮詢需求的回應方式略有差異。konfer在收到諮詢需求時,konfer團隊會同步收到通知訊息,後台管理團隊可同步追蹤諮詢案件之後續情形,但konfer團隊將視雙方接洽情形評估是否介入。而IACE平台的後台管理團隊皆會處理逐筆諮詢案件,並且視情況轉介產學媒合服務團,由於產學媒合服務團匯集各領域法人能量,因此能夠服務各類型之諮詢需求。此外,IACE平台可透過跨計畫的協調與整合,協助諮詢者轉介高度相關性的政府補助計畫,可視為是我國推動產學合作的單一化窗口平台。UT則不介入雙方諮詢過程,但會運用Interface的鏈結與服務促進產學之間的合作(類似產學媒合服務團)。 本文探討三種平台型態,各有相似與差異之處,如IACE平台透過技術整備度判讀結果揭露來提升媒合的準確度;konfer則提供類似入口網站概念可讓使用者一站式搜尋;而UT用較為明確且具立即技轉機會的技術,並利用Interface與業界的連結度來提升媒合機率。平台比較差異如表1: 資料面 9,000筆科研成果/5,000筆專利/產學人才上千筆/技術推廣與線上課程64支/84筆產業分析文章/1000筆產業新聞等 資料採手動上載/新聞自動串流 資料多樣化 132間大學資料、143,000個學者資訊、15,000件設備、55,000個研究計畫、74,000個YouTube影片串流自大學 資料採自動串流自公開資料庫 資料多樣化 240筆可技轉學界技術資料 資料採手動上載 資料量少 便捷性 表列式呈現搜尋結果/人才網絡圖 首頁較不易找到搜尋功能 操作速度快 窗格式呈現/結合地圖呈現區域樣貌 首頁類似搜尋入口網站概念 操作速度較慢 表列式呈現搜尋結果 版面較陽春 操作速度一般 為了加速產學之間的合作與媒合學界技術促進產業發展,因此國內也興起許多揭露與推廣學校研發成果的網站。然由於產業與學界的合作成功與否不僅僅是要有合適解決產業問題的學界技術,更需要產學間有效的溝通管道,如果單純僅以技術網路展示,較難引發學界與產業間的互動。 相較於konfer的自動爬取學校網站更新資料,IACE雖有龐大的學界技術資訊,但由於目前技術資料屬手動上載,且需要透過專家進行技術整備度判讀,將影響資料揭露的即時性,而可能錯失了技術移轉的機會。 konfer與IACE平台皆屬資料量龐大的網站,兩者相較搜尋速度以IACE平台取勝,然在資料的二次搜尋或是關聯性連結上以konfer較為完整。此外,IACE平台有部分功能需以計畫面推廣,因此在首頁的操作直覺性來說比konfer來的複雜,建議未來在首頁的設計上可有所調整。 媒合機制目前仍無法完全由線上系統進行配對,需要由人工的方式做程度不同的介入,也由於產學之間需要建立起信任感才能夠在後續合作上保持溝通順暢,因此如產學媒合服務團或是Interface的機制仍有其必要性。
發布日期:2019/05/03
資料來源:工業技術研究院 產科國際所
為支持產業創新,各國皆致力於推動學界與業界互動,減少產學落差、增加學研成果應用落實於產業界。我國如科技部、教育部等單位皆推出許多政策方案,且因應科技的演進,許多線上產學媒合、資源嫁接、實習工作等功能之線上網站平台紛紛上線。如科技部的鏈結產學媒合平台(英文名稱為Industry-Academic Catalyst E-Platform,簡稱IACE平台)與教育部的產學合作資訊網等。而針對英國地區,當地亦由許多官方與非官方單位所建置之線上產學平台,如konfer、University Technology等,各網站取向不盡相同,有些以揭露與推廣學界技術為導向,有些則以廠商需求深度媒合為目標。 本文將先針對科技部IACE平台進行介紹,說明其整體網站架構以及功能,以及如何將線下媒合功能與平台資訊進行結合;接著說明英國的線上產學合作平台konfer與University Technology,並與我國IACE平台進行綜合比較與提出相關建議。 IACE平台由科技部創立,目前由科技部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辦公室管理與維運。IACE平台以媒合學界研發成果,透過資料庫收錄學界具潛力產業化技術、以及國內大專院校教授申請美國之專利、並建置產學人才資料等方式,展示學界技術成果,並希望能促成更多產學合作機會。 本平台主要功能分為「學界研發成果資料庫」、「焦點情報」與「計畫成果與活動廣宣」。其中在學界研發成果資料庫,內容囊括過去科技部「運用法人鏈結產學合作計畫」所盤點全台大專院校具產業化潛力之學界研發成果,並且透過技術整備度(Technology Readiness Level, TRL)判讀後將資料放在資料庫供使用者查詢;此外平台也收錄計畫過去盤點我國大專院校之美國專利資料(2015-2016),並依市場需求、關鍵專利與技術水平/垂直相關專利等面向進行專利組合精選;另外為持續推廣我國產學人才,平台亦收錄我國具產學合作經驗或是具高度產學合作意願的研究學者資料,提升產學媒合機會。目前平台相當豐富,共計收錄超過9,000筆學界研發成果資料、5,000筆美國專利與上千筆產學人才資料。 其中在研發成果搜尋結果頁面,IACE平台揭露該研究計畫之基本資料、研究領域、計畫關鍵詞、以及技術整備度判讀結果,並且於該頁面提供我國政府研究資訊系統(Government Research Bulletin, 簡稱GRB)連結,使用者如需瀏覽完整技術內容可直接轉至GRB頁面進行全文報告下載。 資料來源: https://iace.org.tw/f2/home/init.action; https://www.grb.gov.tw/ 此外在專利資料搜尋方面,使用者可透過英文關鍵字搜尋,或透過專利組合分類與技術領域分類進行搜索,該介面揭露專利之專利權人、發明人、以及相關資訊;產學人才頁面則是提供老師基本資料與技術專長、以及過去成功技轉案例或產學合作計畫,可供有合作需求之使用者參考與評估,並透過平台「我要諮詢」由後台管理人員協助聯繫。 由於IACE平台目前由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辦公室負責維運,因此如有需要找尋相關特定技術或是學校專家,將透過該計畫「產學媒合服務團」進行協助,「產學媒合服務團」由國內11大法人所組成,包含工業技術研究院、國家實驗研究院、商業發展研究院、國家衛生研究院、資訊工業策進會、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中國生產力中心、車輛研究測試中心、塑膠中心、精密機械研究發展中心、紡織綜合所等,透過各法人於各領域專業能量,可協助技術諮詢、產學媒合等服務。 在焦點情報部份,本平台收錄由國內產業專家針對國際前瞻趨勢、產業研發焦點、國內外產學合作案例、專利組合推薦等所撰寫之評析文章,同時也串接工業技術研究院產科國際所IEK Consulting之相關新聞與產業分析資料,提供使用者即時且多樣的產業資訊。在計畫成果與活動廣宣上,本平台也提供了多元的活動訊息與影音內容,如專利課程、或是「運用法人鏈結產學合作計畫」歷年執行相關亮點技術成果等。 konfer為英國大學與企業國家中心(National Centre for Universities and Business, 簡稱NCUB)所維運之線上產學平台。NCUB為英國當地堆動產學合作的非營利獨立組織,該平台同時由NCUB、英國研究與創新委員會(UK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簡稱UKRI)、英格蘭高等教育資金委員會(Higher Education Funding Council for England, 簡稱HEFCE)所共同建置,旨在提供學界研究技術、研究人員、設備、資金和其他資源等資訊揭露的平台,企業可直接透過平台與學界連結,並讓英國大學挖掘與企業合作的契機。該平台透過蒐集各網站資訊整理後,再藉由優化的搜尋機制讓使用者能快速掌握依地區、產業、型態分類之系統化資訊。 該平台首頁以類似入口網站的功能,資料的呈現可以表列或地域關係為搜尋結果,使用者可透過平台,依據不同的關鍵字,取得相關領域專家、產學合作案、學研機構以及其公開之實驗設施等資料。同時也提供英國政府之相關補助計畫、以及學校研發資料和成果案例。konfer透過地圖化搜尋結果,不僅呈現出不同的產業或是技術在全英國分佈情形,也能顯示出群聚或是專業分工狀況,以利相關機構在進行產學連結時能夠了解各地區學界技術專長,快速媒合業界需求以及提供各區域發展之政策參考。 以學界研發技術搜尋為例,konfer的搜尋結果呈現三種子結果,包含該搜尋關鍵字相關之研究計畫、案例說明、與相關發表文章;其中研究計畫搜尋結果可再依執行中計畫或已完成計畫排序,而該搜尋結果也會利用圓餅圖示依所下的關鍵詞關聯性進行揭露,讓使用者了解該搜尋結果其他相關字詞(如圖6)。 針對各校的研發成果,konfer以技術簡述、補助類別、計畫主持人、以及潛在效益等文字資訊進行揭露,但並無整體報告或是其他詳細資料可以參考。且若比較資料來源網站與konfer上的文字資料,會發現konfer上的文字並沒有經過編輯與修飾,也無段落進行區隔,在閱讀上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若需完整瀏覽仍需回到當地收錄完整報告的相關網站(如UKRI)。 konfer為完全免費的平台,使用者可以在無登入的狀態下進行搜尋,針對konfer上的資訊如有興趣欲與學校端連繫,可透過頁面上方的「Connect」登入會員後填寫洽詢內容,使用者可直接與該校窗口聯繫(然並非研究者),而konfer也會追蹤每一封對話的內容以確保品質。 konfer串接許多學校介面資訊,由於皆屬公開資料,konfer透過授權後僅需將網頁資訊串流並整理後即可呈現在網頁上,後續則是由學校與相關組織進行資料即時更新。該平台使用IBM watson系統,透過機器學習,將字句進行重組,進而取得更多相關聯之搜尋結果,增強使用者搜尋體驗。 目前konfer上有132所大學資料、143,000個研究者資訊、15,000件設備、55,000個研究計畫、74,000個YouTube影片串流自大學。其中konfer透過兩種管道來蒐集研究者資料,包含ORCID (Open Research and Contributor ID, 提供研究者永久識別碼),另外則透過學校授權取得學校頁面上的研究者相關資訊,研究者會被通知資料已被上載在konfer上,並有權決定是否公開,konfer也會定時進行系統自動抓取學校端頁面更新資訊。
發布日期:2018/01/05
資料來源: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IEK)
最早由桌面虛擬化廠商VMware提出的「虛擬桌面基礎架構」 (Virtual Desktop Infrastructure, VDI)概念,在大數據及雲端計算等技術加乘下,逐漸成為全新的應用模式。VDI的優勢在於透過伺服器集中運算及管理,讓有限的頻寬資源或硬體部署下,可減低客戶機的硬體設置投入,並便於使用者於多元裝置下隨時隨地作業,此外,在軟體更新或資料儲存管理上更加安全及有效。作為VDI的重要推手企業,總部位於矽谷的VMware積極支持高等教育進行數位轉型,以加速孕育各產業需要的國家數位人才,並激發各種創新機會。針對高等教育及學術發展之數位環境,VMware強調其解決方案可協助學校以最低成本,來逐步發展數位學習及工作環境的現代化;具體而言,應用雲端服務的整合、VMware可規模化的多元服務,學校的學習領袖與校區資訊技術相關人力,可藉由與企業特有的合作模式,來發展隨時隨地的教育資源整合與分享,同時並確保資訊轉換的資訊安全及合規性,保護學術品牌與價值。 VMware於2017年提出了「高等教育數位轉型」白皮書(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強調VMware虛擬化技術為學術機構節省數百萬美元的資本開支;並由軟體定義的數據中心(Software-Defined Data Center, SDDC,中文亦有人稱為虛擬數據中心)來重新建構學習和教育業務,而此改變帶來的新使用者體驗,亦可以驅動數位工作與研究環境,帶來新的數位轉型應用。 所謂的SDDC,是將傳統數據中心的架構轉向虛擬模式運行,而所謂SDDC並非是「一機多用」的概念,而是把網絡與儲存兩個功能也一同虛擬化,讓所有IT設備都成為虛擬裝置,可以依據使用者需求作靈活的調整和擴充。VMware提供的數位轉型解決方案,涵蓋了財務支援、開發交易、校園醫療照護及校園大眾運輸服務等,盡可能地降低資通訊複雜性,提供適合學術機構的雲端計算、使用參與、資訊安全和合規性基礎架構。其提出的策略主要為: 資料中心現代化:提出以SDDC做為教育基礎平台,並以學生為核心來營運,提供自動化與即時的相關服務,如自動更新學生課程、提供資源分享相關軟體、自動連結學生的電子書包等。此外,鼓勵應用伺服器虛擬化,可降低傳統基礎設施的成本及風險,並提高營運及計算效率。 公共雲端服務整合:提升大學競爭力的最佳途徑是創新,故鼓勵在線學習的流體架構,促進學生積極學習的課程材料與環境;此外,透過雲端數位環境投資,發展雲層間工作及應用程式轉移能力並開創新的機會,如發展為虛擬計算實驗室,透過計算輔助應用程式,讓學生有更充裕的實驗場域,而雲端基礎架構也是資訊管理的重要趨勢,透過雲端相關解決方案,可使校園分散的部門決策者,能在同一平台上就個別方案需求獲得支援。 強化數位工作空間:強調現代化校園需跳脫地理限制的思維,思考連通性與協作性的設備和環境相互之間可否無縫隙,其中又必須確保資訊安全的管理。而發展類似數位書包相關載具則可有助於管理,或是衍生為網絡與三維應用程式的客製化教學及使用者體驗,此外,搭配VDI及雲端服務,有助於節省成本及安全管理。 確保數位轉型資訊安全:安全的解決方案需做到防止惡意軟體、病毒和可疑設備行為;阻止惡意網絡和中間人威脅;持續進行掃描、分析和驗證程序;避免資料遺失與遭受威脅之雲端安全監控。 儘管VMware基於商業模式而提出諸多高等教育數位轉型建議,但仍不失為學校檢視數位轉型目標與方向之參考依據;尤其各校可依據其優先需求,思考如何透過企業資源來優化弱項或突出強項,以有效帶動學生與校園之創新發展。 面對高科技應用帶給農產業的前景,愛荷華州立大學(Iowa State University)正積極培訓下一代的農業科技專業人才,以提高美國、非洲和其他地區作物產量之目標,農業生態系(department of agroecology)實驗室的學生分析由無人機蒐集的作物數據,透過專業級應用程序,進行三維建模或地理空間分析,並促使虛擬客戶端在農業中紮根。 學校透過整合VMware、微軟(Microsoft)、戴爾(Dell)、NVIDIA等企業的資源,該系實驗室的教師及學生不需要投資昂貴的研究環境,才能夠啟動耗電的高密度繪圖及視覺運算程式,其轉由具成本效益的虛擬化解決方案,協助學術研究快速擴展,透過運算程式建置,即可使用先進的統計和可視化工具,分析各方傳的數據資料,協助農民和農藝師提高作物品質及產量。 助理教授S.A. Archontoulis表示,運用先進技術的獲益極高,藉由交互式網絡界面,用戶可以選擇一個地點、一種作物及管理技術,進行氣候、土壤氮和水的即時觀測。架構的後端基礎架構,包括Microsoft Hyper-V虛擬化平台、圖形密集型工作的戴爾(Dell) EMC Precision和PowerEdge系列機架式伺服器,另外,多個Nvidia Grid vGPU,可加速地理空間分析程式性能;而這些基礎設備則至少提供300名研究學生及教授使用。簡言之,透過系統管理的授權,學生即可透過個人隨身電腦或使用大學提供的輕量客戶端登錄,將資料投入資通訊業最複雜的伺服器和圖形計算硬體的虛擬環境中,接著學生可輕易地建置先進的三維計算,衡量氣象條件的影響,或模擬農作物的生長情況。愛荷華的農業發展並非VDI技術的唯一受益者;相似的農業部門計畫還有非洲種子培育計畫,或是美國國際開發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USAID)資助的農業技術餵養未來計畫(USAID-funded Agriculture Technology Transfer Feed the Future program),透過無人機調查農作物,提供烏干達(Uganda)、加納(Ghana)和南非的學生研究,為其所在地區培育出更好的種子。   此外,越來越多的高等教育研究機構選擇先進的應用程序來進行複雜的分析,或加強計算能力和圖形處理強度來進行實體建模和3D動畫,而VDI為這些資通訊管理與環境提供了可行化的有效模式。除了愛荷華州的VMware虛擬客戶呈現成長趨勢,此外,VDI還支持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USC)的維特比(Viterbi)工程學院和佛羅里達州的東南諾瓦大學(Nova Southeastern University, NSU)。USC即表示,極度複雜的繪圖(graphics-intensive)與高密度的視覺運算和計算對工程學學生的實務相當重要,USC學生將其個人設備或Wyse輕量客戶端連接到VMware vSphere虛擬化平台,或是Horizo​​n桌面虛擬化軟體,以及Nvidia Grid GPU、戴爾EMC PowerEdge R730伺服器。 具體來說,航太和機械工程專業的學生使用軟體如Autodesk Revit,進行三維的原型設計,並進而模擬原型的有效性。另外,傳統的資通訊模型必須勤於備份,VDI則改善了需不斷手動存儲的模式,其在創建數據中心時,將其保存在中央數據伺服器中並定期備份。此外,集中化還可以讓資通訊管理人員更妥善地管理應用程序,並快速軟體更新和安全補修,確保程式的安全性和高效運行。航太工程則透過網絡監控軟體來進行性能模擬及最終客戶體驗,可整合相關利益者的反饋,並調整虛擬機,形成更均衡的系統負載。 產學合作是許多國家激盪創新成果的重要源頭,因此除了鼓勵學校的成果往業界擴散,同時也應該鼓勵業界將其新的概念與技術往學界流動,才能創造雙贏的成果。故對學術機構而言,VDI已成為資通訊基礎環境的延伸,透過模擬或是多人參與,讓研究更具信心與說服力;NSU的經驗則是積極藉此技術改造資通訊環境以強化敏捷性,其認為虛擬化有助於解決當今高等教育機構面臨的一些技術挑戰,並允許技術團隊把重點放在創新的優先事項上。六年前開始,NSU的創新與資通訊技術辦公室開始使用虛擬桌面技術來擴大相關應用的使用範圍,包括在任何時候都可運行大學所有相關應用程式,完全實現了學生需要現有軟體和資源之擴充式環境。另外,NSU在其數據中心中使用VMware虛擬化技術,在虛擬桌面使用了Citrix XenApp和XenDesktop,並透過戴爾Wyse ThinOS運作點,進行雙核芯片和高端圖形處理能力;除了校內,目前還有新的牙科模擬實驗室進行應用開發,發展出醫療和牙科電子健康記錄應用程式。全面性的具體成果方面,除了可掌控的資通訊環境成本,NSU強調多數學生協作已從虛擬桌面和雲端的微軟作業程式中受益。而接下來,則是持續於每次的部署中得到經驗,如何最大限度地使用現有的軟體和硬體設備下,同時提高使用靈活性。 對於產業而言,VMware與學校的合作,不僅可以幫助公司將SDDC的概念與技術更深入的進行推廣,也同時可以幫助VMware開發更加客製化的推廣方案與未來人才,同時,對於其他產業而言,學校導入SDDC有助於降低IT設備的成本,研發資源可以做更佳優化的配置,提昇研發成效,可謂一舉數得的結果。 是以因應跨產業多元化發展趨勢,校園之資通訊環境必須保持現代化之步伐,故瞭解資通訊產業之企業提供哪些校園合作資源應是校方基本功,而大專院校本身則需進一步掌握學生需求、校園優勢與發展策略,進而選擇性槓桿可長期合作的企業資源,最重要的是將資源導入人才培育之發展宗旨,才能驅動現代化教育工具、創新教育環境,與培育新興人才三大環節的良性循環,轉動由教育到產業創新的變革。 VMware(2017),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 EdTech報導:VDI Advances Higher Ed Agricultural and Engineering Programs
發布日期:2017/11/15
資料來源:科技部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辦公室
倫敦帝國大學(Imperial College London)成立於1970年,是一所精於醫學、科學技術與商學的大學。該校是英國其全球重要醫學學術中心,在工程與生物醫學跨領域整合研究及技術移轉經驗豐富,在英國著名大學排行榜上約排第三或第四名之間。 該校在1997年成立帝國創新有限公司(Imperial Innovations Limited),此公司結合技術移轉、 專利權保護、授權、創業育成與投資,與倫敦帝國大學之間維持技術協議(Technology Pipeline Agreement)的關係,明定Imperial Innovations 負責倫敦帝國大學的技術移轉活動。Imperial Innovations透過自行籌資與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方式,在2006年倫敦證劵交易所募集2千6百萬英鎊資金,用於研發技術並轉化為新公司。此公司營運績效良好,自2006年,已經投資了8千3百萬英鎊,78家衍生公司也投資超過3億英鎊,該公司為市場帶來寶貴創意,投資重點為醫療保健與技術。運作團隊分別為行政團隊、技術移轉團隊、醫療創投團隊與科技創投團隊。同時,市場投資者看好學校專業研發與Imperial 產品商業化能力的結合,因此Imperial Innovations 也開始從事校園新創事業的育成與投資。以投資新創事業的投資目標號召下,在2011年一月,募得1億4千萬英鎊,加速創投事業發展,標的鎖定於倫敦帝國大學、劍橋大學、牛津大學與倫敦大學學院校內專利所衍生的創業。 Imperial Innovations 在市場以創新的思維,以公開方式,透過股票上市籌資,加速學校研發新技術與新產品之商業化過程,同時建立學術界與產業界的永續合作關係。倫敦帝國大學在Imperial Innovations 擁有價值約1億英鎊的股權,比例約占70%。而Imperial Innovations吸引市場投資者的關鍵因素在於Imperial Innovations與倫敦帝國大學之間股權與簽訂技術協議緊密關係,也同時投資其他新創公司。 在2011年,Imperial Innovations成功設立了6家新創公司且投資了約3,500萬英鎊,這些公司也成功募資1億2,900百萬英鎊,創造豐沛營收。例如,在早期成功的投資包含在2010年投資的小藥廠─RespiVert公司,產出950萬英鎊的營運收益,而所投資不過200萬英鎊;用65萬英鎊投資英國燃料製造商(Ceres Power Holdings),創造480萬英鎊的營收。除此之外,投資150萬英鎊於減肥藥研發商(Thiakis),最後總收益為1,610萬英鎊。這些例子顯示,新創公司藉由募資,除了挹注公司資金也同時擴大公司營運與投資。 Imperial Innovations 最特別之處在於對早期創業階段的企業從事長期性投資。除了針對投資的對象提供資金、顧問服務、協助其規劃市場策略,更以漸進式擴大其投資規模,直到創業公司發展營運成熟。一般早期創業投資資金從2萬5英鎊到100萬英鎊,如果新創事業營運良好,Imperial Innovations 會持續投資,金額約100萬英鎊到500萬英鎊,來協助新創事業累積實力與發展必要的合作夥伴關係。Imperial Innovations 後續會投入更多的資金與吸引合作投資者到新創事業,因此Imperial Innovations也會擁有新創事業之部分股權。 Imperial Innovations 超越傳統技術移轉模式而創造更多收益。例如,在2011年8月,其團隊研究成立了一個衍生公司─Autifony。Imperial Innovations 推薦Autifony與倫敦大學學院合作,因為倫敦大學學院的聽力機構有相當的設備與研究團隊能協助Autifony的發展。Imperial Innovations除了促成彼此的合作,替倫敦大學學院籌得資金,自己又投資5百萬英鎊,在此公司有股權,開創更多收益。 早期的商業模式是,一旦學校有新的商業想法,就會找個新的負責人來執行策畫整個專案營運。這是採比較單線性的方式,且會自限於只採取學校單一方的想法。Imperial Innovations則採用以市場主導研究為主的方式,認為學校不是一切創新想法的發育之地,學校應是專業知識的來源。Imperial Innovations 注重學校的專業研究能力與市場所需的服務,同時與4所不同英國大學合作,發展產學合作,創造雙贏局面。 一旦產學合作所創立的衍生公司成立,許多技術移轉單位就認為此產學合作案子成功結束,殊不知最困難的挑戰才真正開始。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讓此衍生公司有規模性的持續成長,要思考如何讓一群企業夥伴與投資者一同成長。一般的新創公司有要求固定的期限來回報投資者,但Imperial Innovations 則讓新創公司慢慢茁壯發展成更穩健的公司,以創造更大價值為主要目標。 很多的產學合作關係簽署條約是固定且缺乏彈性。雙方應秉持著雙方互惠原則下,討論彼此合作機會與所能提供的服務。雙方產學合作的關係應建立在大原則下,例如,當討論到智慧財產權的時候,應要實際與務實,而非堅持舊條約。 Imperial Innovations 鼓勵產學間的伙伴關係應彼此多探索市場機會與鼓勵研究人員運用科學以解決市場問題。除此之外,也請駐點企業家到校進駐一年尋找與創造契機,進而開創新事業。在一般狀況下,創業合夥人會雇用一些企業家與既有公司合作來尋找新商機,但是Imperial Innovations 則鼓勵企業家到學校觀察研究人員所從事的研究,現場進行討論,從中激發新商機的火花。 由倫敦帝國大學技轉中心轉型的Imperial Innovations 是一商業導向的公司,以倫敦帝國大學、牛津大學、劍橋大學與倫敦大學學院的技術成果為商業化目標。 技術的商業化透過新企業的創立,商業智慧財產權協定,也包括授權給產業夥伴來進行。Imperial Innovations 注重尋找經濟實惠的研究主題,配合應用技術與市場需求,且投資有潛力的衍生公司來創造高價值收益,可看出英國大學在產學合作領域投注很多心力,成效也相當顯著。台灣在技術商業化的發展與布局尚未成熟,因此我國可以借鏡英國技轉機構的做法,逐步改善技術管理機制,以提升台灣各大學產學合作效能,更有效率實現技術商業化。 參考資料: Imperial Innovations website: http://www.imperialinnovations.co.uk/ 2012 年Report: Making Industry-University Partnerships Work http://sciencebusiness.net/Assets/94fe6d15-5432-4cf9-a656-633248e63541.pdf
發布日期:2017/11/15
資料來源:科技部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辦公室
面對來勢洶洶的東方經濟勢力,路透社(Reuters)最新的調查與報告指出,對於先進科學的發展、新興技術與產業到市場改變的力量依舊仍受到西方高等教育極大的影響。其中,世界最為創新的大專院校為加州矽谷的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拔得頭籌;除了地理位置與矽谷創新創業氛圍交互影響的優勢外,史丹佛大學學者的研究能量到產業創新應用的快速轉換,仍是最關鍵的因素;該調查的評比標準包括了專利評估外,也將商業影響力與產業影響的重要校友納入評估範疇,所謂商業影響力是指原創基礎研究影響商業研發的分數,而史丹佛大學相對於全球平均的48.7分,就遠遠超越將近3倍之多。 史丹佛大學對於高等教育的重要使命 ─ 創造並轉換可優化社會的任何知識,係透過產業夥伴與合作之策略,來尋求最大的發展潛能。而企業通常可以透過慈善性捐贈,也可以投資有興趣的研究領域,進而在廣泛領域的「產業聯盟計畫」(Industrial Affiliate programs)中,與教授及學生互動。為強化與產業之連結,史丹佛大學有企業關係部門(Corporate Relations)來協助多元的產學合作模式,大致而言,主要的途徑如下: 透過廣泛的合作關係來支持教授、學生或相關設施:史丹佛大學已具有研發合作績優之品牌價值,故企業可捐贈或提供任何合作,來強化與學校教授或學生的互動,如投資單一教授,於研究成功時共享榮譽。 特有技術之授權相關合作:史丹佛針對發明、專利、材料與軟體、版權等,可透過技術授權辦公室(Office of Technology Licensing)進行技轉工作。 研究贊助:史丹佛大學係研究型學校,故直接可透過許多研究計畫,取得大部分的發展資金。通常獎勵資金依據計畫的提交內容或計畫書評估結果而不同,贊助計畫通常為工作說明書,包括預算、有形和無形財產的處理條款;選擇與學校研發合作的因素或目的很多元,可能是有效運用企業資源、擬使用特殊的研究設施、與具潛力的教授及學生合作等。此機制主要透過「產業聯盟計畫」(Industrial Affiliate programs)進行,該模式源自1982年,可謂為與史丹佛大學某科系合作的「窗戶」,使企業有機會在其最有價值的範疇享受特有的合作關係。雖然每個計畫都有自己的會費和福利,但都強調會員企業、員工、教授和學生之間須建立密切且有效的溝通。 贊助臨床試驗:史丹福大學醫學中心正在進行數百項臨床試驗,其涉及製藥、生物技術、醫療機械與治療等範疇。臨床教授參加了I至III期臨床試驗,並可以透過企業贊助,進行臨床前研究和人類受試者新批准藥物適應症研究(第四階段)。 長期以來,面對真實世界的種種問題與挑戰,史丹佛大學裡的工程學院已透過產業合作,發展出一套聯盟機制來提出各種創新的解決方案。首先,對於企業而言,與學校合作的好處在於可以接觸到世界級的人才,包括教授與學生的網絡;而對於企業成長最有力的,則是能夠在前瞻技術上及早參與。所謂接觸或參與的模式,可以是問題提出與定義、解決特殊研究課題、開發或提供前端技術培訓,或是透過創新方式來激勵企業的創意火花等。 而依據史丹佛大學校方政策文件,「產業聯盟計畫」訴求學校與企業能在開放的環境中,就雙方利益下,共同進行具潛力之高度競爭性相關研究與教學活動。一方面,該計畫有助教授及學生可有效養成解析產業問題與挑戰之視野,而企業提供的費用則是使用於研究、教學及行政事務。透過企業的會員費支持,聯盟計畫提供產業在有興趣的議題上,進行永續研究與教學的途徑;尤其,企業可以取得研究、會議、研討與研究人力等相關合作資源。 為保護學校應有之學術與研究目標,該計畫必須加以管理與組織,以維持校方的學術誠信及獨立性,主要應符合以下條件: 符合大學研究政策的開放性。 出版和廣泛分享研究成果。 教授有權自由追求選擇的研究課題和方法。 符合大學教學和研究的主要任務。 豐富學生的學習經驗和博士後發展。 「產業聯盟計畫」與捐贈計畫不同的是強調了聯盟共贏的會員益處,計畫可能涉及多家企業或多位教授,但必須就前瞻的研發中,對於各自利益皆能有所回應;因此,計畫的成果必須能夠是會員分享,甚至再加值提供給一般大眾。而聯盟會員的費用則屬於不具上限的收入,由管理的系所自行裁量使用於研究活動或行政開銷。此外,「產業聯盟計畫」設有學校基礎設施使用收費,但在計畫的年度研究評論刊物、通訊、組織招聘等活動都享有相關好處。與補助計畫最不同的,則是考量研究「前瞻」與多元會員的本質,並不要求研究報告等產出規範,計畫預算或工作項目也具有彈性。在智慧財產方面,會員不得有參與特權,研究關係僅限於特定研究合作或資源贊助。計畫強調協調與溝通之重要性,並且需透過正式契約來促進並保障各方利益。校方之產業契約簽署辦公室(Industrial Contracts Office Assignments (ICO))則於每年度10月15日,針對聯盟計畫運作進行年度更新的檢視相關作業,新興計畫亦得於同一時間提前提出申請。 目前全校的聯盟計畫約有40項,除了專業領域,許多計畫強調多元學科的跨領域課題。如自2002年啟動的Media X計畫,研究先進技術與人文科學的碰撞,以及前瞻未來發展的多元可能性,從中可以看到史丹佛大學的原創研究到商業機會的鏈結機制。Media X計畫主要是史丹佛大學「H-STAR跨領域研究中心」的產業合作管道,H-STAR跨領域研究中心旨在探討人類如何運用科技,以及科技如何更適切地運用,以成為具競爭力的市場價值商品;另外,也討論科技可以如何加乘,發展出提供研究、教育、藝術、商業、娛樂、通訊、國家安全等領域的創新應用。 為因應全球科技與人文課題,只要是學校教授,包括海外客座老師,都有資格可以加入H-STAR跨領域研究中心;而中心組織跨學科之重點計畫,管理企業合作契約,並尋找補助、融資等機會,讓整個校園可以與全球各大學教師合作,開展研究項目。同時,Media X計畫亦會提供組織講座、研討會議、交流等多元活動。不管是企業或民間組織,都有機會得以成為夥伴,其參與模式與費用如下表1。 聯盟夥伴的活動參與限於一年一度的講習班、專題討論會和會議等活動。而教授交流是指由教師和學生正式介紹正在進行的最新研究,企業夥伴則得以與研究人員非正式地交流意見;計畫交流需由各方商議贊助研究的條款、預算、可交付成果等具體協議,並形成正式契約;專題研討日係由夥伴提供有興趣的主題,由Media X客制規劃主題日進行探討;此外,提供一名訪問學者資格,可至學校實驗室深入了解相關研究經驗;研討會則是依據會員夥伴提供的課題來辦理。 史丹佛大學將策略夥伴視為與Media X合作的最高榮譽,其強調了承擔創新的高風險認知,並訴求共同提供研發時間與智力的合作價值。除了享有上述多項好處外,策略夥伴得以與Media X最重要的思考領袖們(thought leaders)接觸,並提供與校內教授及學生與策略夥伴透過研究建立人脈網絡關係的機會;在綜合單一至多家的企業夥伴興趣主題後,Media X會整理後再提出適切的研究題目,計畫開展的時間約3至5年,此期間夥伴們都可以參與相關的研討活動,並與校內老師與學生形成研究社群。 如2012年啟動的「來自需求的未來出版」主題,涵蓋了數位出版相關技術到未來商業模式的探討。該主題的長期策略夥伴是國際知名的商業解決服務公司─柯尼卡美能達(Konica Minolta),Media X依據夥伴涉獵的商業發展範疇,以及數位化未來社會的挑戰,設定主題並補助六項計畫團隊規劃及執行,針對教育及消費者閱讀等模式,研究具潛力的創新應用。 目前,媒體場域正迎接巨大創新的改變浪潮,從其內容的創造、消費到規劃等,正隨著科技而產生巨大變化。尤其,「大眾業餘化(每一個人都是業餘創作者)」的參與,讓傳統內容創作與分銷商都必須重組新的商業模式。最顯著影響的產業,就是教育及娛樂,其未來出版的新興應用正在不斷誕生,故Media X擬透過跨領域方法,來找出依消費者/讀者需求而出版的影響因素,以發現關鍵改變的信號,並研擬新的回應機制。如「重新編繪教科書」的研究中,探索了傳統教科書的轉型,實驗性形成一種按需求而合作的自主性歷史敘述。該研究團隊設計的方法包含激勵策略和數位體驗項目,引導高中生共同創建現代化的教科書;學生們透過數位資料與使用者體驗,在國家檔案館、地方圖書館、相簿與歷史資料挑選出材料,輔以智慧手機及通訊標籤、二維條碼等,共同參與並能使用離校資源來提出學生自我觀點的教科書。另外,由Ramesh Johari教授主導的計畫,則是探討手機軟體市場定價方法;或是Ann Grimes等教授,試圖移轉傳統媒體組織都只關注在特定讀者或版面閱讀量的模式,團隊調整為分析個體於網站與行動裝置的使用行為或參與紀錄,此將有助於內容與廣告的傳遞;而此設計目前已於Facebook及Amazon等運用。 總結而言,矽谷的創新文化一直是各國模仿的標的,在史丹佛大學的產學合作中,可以看到學界創新到業界應用的效率,正是矽谷長期領航的關鍵要素,此意謂學校與產業的交互影響已經達到極具默契與順暢的運作,縱使架構在契約制度,跨領域合作儼然已是種文化;在掌握他山之石的策略及方法外,跨域合作的信任、核心能力與價值、共識等,仍需各界以更開放的心態來投入。 3.史丹佛大學產業聯盟校方政策網站,Establishment of Industrial Affiliates and Related Membership-Supported Programs https://doresearch.stanford.edu/policies/research-policy-handbook/definitions-and-types-agreements/establishment-industrial-affiliates-and-related-membership-supported-programs 。 4.路透社報導,Worlds Most Innovative Universities http://www.reuters.com/innovative-universities-2017/profile?uid=1 。
發布日期:2017/10/16
資料來源: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IEK)
美國商務部經濟發展局(Department of Commerce Economic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簡稱EDA)為促進高等教育相關機構整合廣泛性資源,包括專業性研究、技術移轉或商業化能力,以及知名的教授專家及複雜的實驗室等,以提供給經濟發展相關社群,促進在地經濟活絡,推動「大專院校經濟發展中心計畫」(University Center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gram,簡稱UC)。該計畫主要是組織地方的高等教育來支持區域性經濟策略發展或落後區提振建設;具體來說,EDA視UC為經濟發展長期夥伴並提供資源,而UC必須就地理所在的經濟落後振興或技術支援的需求上,提供其大部分的補助以為回應。UC促進服務區域的經濟發展,已具有悠久的歷史,早在1980年,EDA就開始補助UC來對中小型製造商等提供技轉或商業化的協助;因此,UC可以說是新興技術支援需求的第一線接觸介面。 多數的UC協助在地政府與非營利機構,來規劃並執行區域經濟發展策略相關計畫,典型的服務則是進行針對性的商業化研究、勞動力發展和商業諮詢服務等;部分UC會提供在地機構來指導可行性商業活動研究、資料分析、或是召開客製化的研討活動,如區域策略規劃與資本預算等主題。 就整體的目的而言,UC扮演著高等教育機構與在地及區域生態系統的橋梁,來共同促進經濟發展的最終目標;而在此過程中,參與者都會正式或非正式地提升自我能力,例如UC透過工作坊或培訓的辦理,讓新一代的創新、知識轉移或基礎建設等賦能而得以實踐。綜述之,目的有: 因應EDA計畫要求,UC提供了技術支援、應用研究,以及針對廣泛民眾、組織,提升個人到企業能力之資訊傳播服務。例如,在經營企業家能力方面,中心會提供技術協助的企業諮詢服務、針對在地市場進行應用研究,或是舉辦工作坊與電子報等來耕耘地方的企業家精神。而對於在地政府或社區發展組織,中心則是提供直接的規畫協助,透過經濟相關數據資料分析的研究來回應需求並提供策略建議,而協助的部分則會成為宣傳物以擴散經驗。經由中心上述的活動,參與的組織與個人可逐漸提升能力,故進而也就能透過相似的模式或經驗來轉化,進而提升其面對的顧客能力。是故,如圖1,中心的功能主要是支持技術商業化與新產品發展,其中涉獵的企業、組織與個體,都透過不同的支援與互動來提升能量,同時形構相互支持與發展的循環。 整體而言,根據研究機構SRI對該計畫參與之大專院校的評估報告,中心依據顧客對象有不同的活動形式與內容,其歸納如表1。 許多政府機構與經濟發展相關組織,在建構發展策略的過程中,缺乏了即時的資料獲取及分析能力,尤其是經濟分析相關資料與研究分析技術;因此,許多UC趨向提供鄉村與偏鄉區域的經濟發展規劃與研究,而這方面建立的能力相當多元,有資料分析、區域定位或是網路工具箱等。不管是地方或是區域政府的經濟策略發展計畫,都必須再透過其他官方成員及EDA的支持,才得以獲得計畫執行的資金。 另一方面,偏鄉或是小鎮在計畫執行上更是缺乏能量,故UC會帶著他們一起經歷分析到規劃的程序;例如,阿肯色州立大學(Arkansas State University)的德爾塔經濟發展中心(Delta Center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推動由縣政府主導的經濟發展策略規劃,引領其他縣市,獲得組織發展的培訓、技術協助、合作與計畫管理,此計畫目標為透過計畫能夠加速整合小區域的經濟,並建立在地型領袖。 除了規劃方面,UC提供了調查、市場分析、可行性研究、商業計畫、評估調查等。例如,上述之阿肯色州大學UC聚焦於經濟發展,在社區與原住民部落推動了至少10項計畫,內容包括區域商業措施機構之運作準備、遊客中心與交通中心規劃、可行性評估、執行人員之專業培訓、企業家精神的最佳示範等。更進一步地,UC透過培訓強化政府組織之效率與專業人才,像是奧本大學(Auburn University)協助區域縣市政府推動精簡政府系統(Lean Government),以企業管理哲學思維,檢視政府機構之效率及顧客滿意度。此外,普杜大學(Purdue University)的區域發展中心則是推動相當特別之公民領袖與公共參與計畫,讓縣市政府在經濟策略規劃之際,能夠採用關鍵企業家之意見。UC也支援經濟風險規劃與執行,如阿肯色州大學與州內的8處區域經濟發展部會合作,進行災後規劃與復甦之準備工作,力促在地政府人員、公司行號與企業家、第一線回應者、區域規劃相關人士等,針對自然災難帶來的經濟運作破壞進行事前的討論,並研擬因應方案與相應職責。 對於現存中小企業,UC則提供產品發展、事業經營、流程改善之協助。許多中心提供企業核心商品的市場擴散可行性研究,例如:堪薩斯州立大學(Kansas State University)先進製造機構提供布織新興產品之設計協助與市場可行性分析、愛達荷州博伊西大學(Boise State University)的企管學生與愛達荷州立大學(Idaho State University)的技術協助中心(TechHelp),則是協助一家企業發展汽機車自動離合器的出口推動。另外,中心也協助企業建立商品或服務之資訊指引,或是新興產業研究;像是杜克恩大學(Duquesne University)的綠色產業與永續企業成長中心,就執行了許多聚焦綠色產業之企業經營相關計畫,包括了永續事業的運作、如何補助綠色計畫、綠色餐廳指引、綠色產品與服務行銷、綠色產業的出口市場等。 有超過一半的中心都提供了企業流程或製程改善的合作,一旦獲得流程相關認證,企業往往可以取得新的市場,或是成為更重要的供應商,另一方面,流程精簡則可以提升企業的效能。例如,蒙塔納州立大學(Montana State University)透過技術支援計畫,與蒙塔納製造發展中心合作,共同協助一家珠寶企業Elichai,在價值鏈與訂單流程中,進行生產效率改善的設計,使商家的產能便捷化並更加快速。愛荷華州立大學(Iowa State University)的產業研發服務科技中心則是針對永續供應鏈,提供協助讓中小企業了解永續的重要性與自身機會。 有鑑於創業活動是經濟活水的來源,許多UC更是提供創業支援的服務,但其中的創業家多限於方起步階段,或是尚未在創業育成發展的個人成果階段;由於服務的範圍很廣,但最終目的仍是在於讓創業家成功建立企業並擴大事業,像是許多服務則是協助讓創業家的想法或表現得以被看到,一來是可以獲得投資,或是讓產品得以獲得更多的市場機會。 UC特別關注於技術基礎的新創想法,然而從高等教育進行技轉是一項耐力挑戰,其中會涉及許多專利申請與歸屬、智慧財產、共享與控制等,而擔任發明者則將面臨更多課題。此外,善於研發者往往不瞭解如何將點子轉化為資金,如何擴充雇員來成為事業體,故中心會協助企業計畫書撰寫、市場可行性調查、競爭力分析、管理諮詢等,可以是一對一或是客製化的技術型協助。例如,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的UC進行了一項主動接觸車庫創業家的合作計畫,因多數創業者對於大專院校並沒有主動連結的動機,故其發起了共同學習(co-learning)模式,齊力將想法轉為商業化;同時,中心會瞭解創業家遭遇的困境與需求,並積極發展網絡與建立認同感,如創造了圖像識別與組織概念,然後一起舉辦了車庫發明家的展覽活動。 另外,紐約州的雪城(Syracuse University)創業加速中心則是推動了學生沙盒子(sandbox),有助於各創業階段的學生團隊獲得像育成中心的各項資源。實證資料也顯示,有的UC會設於育成中心或是創業加速器的所在處,像是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的UC、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Tech)的企業創新院、佛州的技術協助中心(TechHelp)、西德州(West Texas) AM大專院校企業發展中心,伊利諾大學(Illinois University)中心,都是設立在加速器的共同位置。 EDA之所以支持高等教育設立經濟發展的中心,係瞭解大專院校可以橋接更多有形與無形的資源;尤其,學校是諸多新點子誕生的場域,也可以將智識轉化為實際的事業體,而有的教育場所還提供發展上述兩項活動的基本設施。除了學校本身的資源,UC也可以延伸取得外部性資源,像是來自其他政府機構與單位的補助,或是夥伴組織提供的服務,有的UC則是相互合作,推展聯合計畫。 EDA的補助主要是廣泛地建立組織能量,以長期發展能回應顧客需求的多樣性功能,故計畫彈性度大;而中心也必須直接地解決顧客問題,同時也被迫尋找其他資源並加以整合而更具效益,而這樣的能力建設,美國認為是區域經濟發展的長期性作法。EDA的補助是具有競爭性質,以激發學校能夠構思如何使用本身的資源,像是最重要的人力資源─教授與學生,以及校內已設立的組織機構、智慧財產,此外,學校往往可以取得資料與專業化的設備使用,這對於商業規劃與產品研發上都具有利基,而這些資源整合起來,便可以成為區域或在地經濟發展的生態系統。 我國許多大專院校都已設有育成中心或創業輔導單位,但資源多限於校內學生創新創業輔導,如何扣合社區與在地經濟之發展需求,並能夠整合各方資源,提出並帶動執行在地型經濟發展計畫,美國長期推動的UC作法值得借鏡。 EDA University Center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gram官網https://www.eda.gov/programs/university-centers/。 SRI International Report, Making Connections, Evaluation Project to Assess Best Practices in EDAs University Center Program。
發布日期:2017/08/28
資料來源: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 (IEK)
全球第四次工業革命浪潮興起,智慧機械與物聯網已成為各國競相投入發展的重點產業,其中,人工智慧等前端技術帶來的自駕車(self-driving vehicles)發展,在美國矽谷幾家領導企業暢談藍圖與展示原型車樣後,明顯於近兩年大幅進展並具發展潛力。如最早投入自駕車研究的Google,已於2009年開始內部測試,2015年延伸至周圍城市實測,同時,並將該業務實驗室於去(2016)年獨立出來,成為新公司「Waymo」;而目前市場上的電動車龍頭企業Tesla,也積極佈局自駕車,目前於電動車擴張的市場版圖基礎上,與Nvidia合作。或是搭乘服務商Uber等也已於美國境內測試無人車的搭乘測試。 此外,美國已於2016年奧巴馬(Obama)政府時期提出發展自駕車之發展企業規範指導方針,而目前則已交由川普(Trump)行政當局,再次依據多方利益關係人進行反饋與調整。自駕車的產業已成氣候,美國學校也扮演了重要的推手角色,尤其面對未來自駕車正式上路的情景中,不僅是交通工具的技術如何確保駕駛者到行人的安全,相關的交通號誌到行車保險、資訊運用、甚至衍生的新商業模式都將面臨迥異於現交通模式的新興挑戰,故自駕車相關跨領域應用之探討課題,也成為校園研究方向之一。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密西根州(Michigan State)打造了全球第一座於學校內建置的測試場域,吸引產業諸多汽車大廠關注並參與投資。 由美國密西根州交通部支持下,密西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於2015年7月透過創業發展中心(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以下簡稱CFE)與密西根大學交通轉型研究中心(U-M Mobility Transformation Center)啟動「MCity」計畫,建置並提供自駕車測試之小型模擬城市,並補助相關應用研究資金。1965年由密西根大學內成立了交通工具研究機構(University of Michigan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Institute),以跨領域整合校內教師、學生,以及外部產業網絡、政府機構等,以打造全球社會安全且永續的交通工具;交通轉型研究中心係為因應未來自動車等發展而成立之研究團隊。 交通轉型研究中心於2013年成立,隔年開始規劃並蓋設MCity;此由學校及政府投入約1,000萬美元打造測試設施。基本上,MCity開放任何組織申請使用,但仍優先考慮研究中心合作夥伴和密西根教師與學生。 密西根州一直是美國汽車創新產業的領先重鎮,於此優勢下,交通工具研究機構產業網絡包括了車輛製造商與供應商、資通訊相關企業、大型與中小企業的生態系統,以及資料管理、分析、傳輸之硬體與軟體公司;另外還有其他政府機構、大學與經濟促進發展組織等。且透過學界研究以及產業資源,構築了諸多發展性議題而進行合作,例如:降低交通工具致命因素、交通工具能源及節能、新興交通工具商業模式與新創企業、基礎設施、停車需求縮減等。除了校內資源外,機構也徵求聯邦、州政府與產業的支持,形成廣泛且開放的產業聯盟與合作投資機會。 交通工具研究機構還具備了高品質的專業技術及設備,像是最先進的駕駛模擬器、多維全身掃描儀、先進安全配備的資訊採集系統及測試車隊,另外還有雪橇實驗室、輪椅測試、兒童安全座椅、汽車驅動測試等,並於產業合作酌收檢驗費用。而搭配學校研究所專業,包括生物力學、車輛動力學、駕駛者心理學、虛擬設備製造與編碼研究等,也都是透過跨領域、跨學科之整合下,而必須發展的相關實務應用,更是與校外合作商共同解決產業問題的機會。 除了密西根大學交通轉型研究中心,密西根州另外還有超過350個汽車研究中心,故吸引機械及工業工程師人才匯聚。密西根州本身相當重視汽車產業,並自覺應領頭改造全球的移動轉變,故州交通部與校方共同策劃了MCity,積極鼓勵投入自駕車製造到周邊創新商業模式相關企業測試應用,並以2021年發展為無人車城市為目標。 MCity位於安那堡學區(Ann Arbor),占地約13公頃,模擬了城市的環境與基礎設施,尤其近似真實環境的城市街道及駕駛情境,包括十字路口、紅綠燈、街燈、人行道、圓環、自行車專用道、行道樹與植披、建築物等,還有模糊的行車線與遭塗鴉的路牌,或是未來世界的機器人等。此外,道路面的多元化讓自駕車可實際測試與回饋,像是柏油路到產業道路等,都是可想像的駕駛情境。此外,針對車聯網之可觀前景,MCity提供研究人員模擬聯網環境,提供全城市穩定網路,可多方位測試車與車互聯,或行進感應之系統與技術。除了學校研發的實驗,美國汽車大廠福特(Ford)是首家進駐MCity測試自駕車開發的合作企業。交通轉型研究中心另外還與15家企業具投資合作,每家企業投資了100萬美金,包括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日產汽車(Nissan Motor)、高通(Qualcomm Technologies)、威訊通信(Verizon Communications)等,都有資源提升虛擬城市的建設。 在技術開發上,MCity則是透過交通轉型研究中心與CFE的合作,推動科技實驗室(TechLab),其支持破壞式創新科技,進行商業可行性的銜接與自動化移動發展。具體而言,TechLab是一個體驗式學習的新創事業孵化器,將企業早期技術與有興趣於課堂學習及應用的學生媒合,包括透過自學、技術開發交流、測試等,協助自駕車相關創新研發更貼近市場。2016年2月,CFE發布與企業Zendrive的TechLab示範計畫,Zendrive是由Google與Facebook退役軍人於美西灣區所創設的新創公司;而該計畫核心的成果,在於學校研究、學生創新者及先進交通工具新創公司的相互合作。學生完成獨立學習後,必須與自動車技術相關利害人、創投者及教授等分享其心得與創新想法,而許多學生則繼續留在Zendrive成為實習生。隔年秋天,Zendrive再次返回TechLab計畫,加速進行駕駛者智慧手機的指示感測技術之開發,像是加快速度、轉彎、使用手機等手勢或動作感測,而駕駛安全則是此項新興技術的最終目標。Zendrive為了擴大與提升此項目計畫,2016年時還獲得1,350萬美金的資金。這是TechLab的第一個合作計畫,密西根大學與Zendrive提供學生獨一無二的最佳機會,得以與實務的數據應用及先進車聯網發展連結。另一方面,對於自駕車的安全而言,此合作則讓研發的腳步更加紮實,並成為標竿,而TechLab則是底特律與矽谷跨境研發突破的潛力平台。 TechLab代表了密西根大學的工程學院學生的實務學習機會,除了優質的教授專家,MCity的整體環境是無可取代的資源,校方表示正逐步擴大計畫,除了應用式學習的模式可有助於創新驅動,有興趣的新創公司及學生需求也反應熱烈。如2016年後又加入了兩家新創企業計畫,PolySync公司研發自駕車需要的高級頻寬與高速電腦環境之操作系統,包括演算法、感測器、傳輸器等至隨插即用的使用者經驗,讓開發者可以在編碼上更具效率。另一家參與計畫的Civil Maps,則是使用3D地圖技術,協助自駕車可以更加安全與順利地抵達目的地;透過人工智慧及車輛在地計算處理,Civil Maps可將傳感器數據轉換為對自動駕駛車輛有意義的地圖資訊。具備工程學院資格的學生經遴選後,都將先進行一學期由企業量身訂做的學習計畫,並於課程後提出想法,並有機會進入實務研發參與。 除了MCity,交通轉型研究中心也布局自動車及三條連結的道路,並於美國商業部經濟發展局的支持下,交通轉型研究中心正打造一項三年期計畫,運作3,000台自駕車的聯網技術,此為安那堡學區(Ann Arbor)自動車體系的三分之一。此外,在密西根東南部則與企業、交通部合作,運作了兩萬台自駕車。下一步的計畫則將徵求2,000台自駕車連結服務的研發與試驗。交通轉型研究中心關注於科技以外的下一世代移動環境發展與實現,引領教授與學生等齊力發現工程、商業、法律、都市設計、政策與社會挑戰等解決方法。 是故,密西根大學洞悉了優勢產業的未來可塑性,尤其是產業開發測試需求中,對於專業試驗場域的整合定位,同時,聚焦發展而設置的交通轉型研究中心,加以整合各方需求,並將其設計入培育機制中,衍生更多創新機會,更奠定校方移動產業的研究資產,也可回饋並優化MCity的建設發展。而最重要的關鍵,仍是產業間企業的共同投資及參與,得以讓學校研究與有興趣的學子,具實務應用的合作價值。 交通工具研究機構(University of Michigan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Institute)官網http://www.umtri.umich.edu/。 U-M 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 Blog, Driving the Future of Mobility http://cfe.umich.edu/driverless-vehicle-startups-move-into-techlab-at-mcity/ 。 科技新報,「福特無人自駕車搶先眾大廠,於美國密西根模擬城市進行測試」。2015年11月16日發布。
發布日期:2017/08/07
資料來源:工研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 (IEK)
自德國提出「工業4.0」(Industry 4.0)以來,美國也積極推動促進全國先進製造業發展的相關環境;就具體政策而言,發展產官學研網絡與合作為關鍵策略之一,而在先進製造夥伴計畫(Advanced Manufacturing Partnership)與國家製造創新網絡(National Network of Manufacturing Innovation,簡稱MMI)下,2016年度4月成立了「美國先進功能纖維製造創新機構」(Advanced Functional Fabrics of America,簡稱AFFOA),該組織旨於推動先進纖維與紡織的創新研究開發和研發成果商業化,以振興與提升紡織產業價值。 AFFOA係由美國大專院校、企業、聯邦及地方政府共同投資超過3億美金而成立的非營利機構,總部設於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簡稱麻省)的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簡稱MIT),由該學院材料科學系教授芬克(Yoel Fink)擔任機構執行長,並於本年度(2017年)啟動紡織探索中心(Fabric Discovery Center,簡稱FDC),命名為紡織探索中心(Fabric Discovery Center,簡稱FDC)。落腳設置的另一背景意涵,則為麻省在一世紀前原是紡織貿易的領導核心,故期望透過創新纖維研究與製造發展,再次振興過往興盛卻逐步沒落之產業。 對FDC而言,纖維材料是一種新的「軟體」,因此FDC主要的使命包括: 先進織物技術的創業加速器:提供新創企業場所與指導,以發展先進紡織相關新穎性產品。 先進織物的教育基地:提供學生先進織物研發與培養相關技能,並提供實習探索機會。 先進織物製作的服務設施:最大的纖維設備智慧財產緩存與產業應用;並建設世界級先進紡織點對點之原型設計設施,以及相關輔助之電腦軟體或製造工具,加速先進織物由概念至產品之形成。 簡言之,AFFOA目的為發展並推廣「美國製造」的高科技纖維,像是創造可以看、可以聽、可以感受與溝通、儲存、轉換能量、計算溫度、改變顏色與監測健康的纖維與織物,以帶動紡織相關製造業的經濟成長。 AFFOA推動各事務之核心方法,就是提升國內「美國製造」中,具創新基底的先進紡織製造能量。為了達此目標,AFFOA積極地彙整美國大專院校現存紡織與材料相關創新技術的智慧財產,下一階段將指導產研機構來合作投資生產製造,並透過發展相關產品規模化之補助計畫,來協助產業可能遭遇之各種問題,使現存到具潛力的織物相關智慧財產能更具有商業實現價值,同時,也是讓製造商企業有管道觸及織物科研之智慧財產。因此,AFFOA相當鼓勵大專院校與製造商企業合作推動之計畫團隊。去(2016)年度12月,AFFOA進行首次計畫招募,係為第一年期計畫。 AFFOA認為,一般企業透過許多機制來保護智財,包括專利與商業機密等,故提案的團隊,不管學校與企業,都必須要能有極大意願分享其背景與未來的智財及專業。而計畫審核的相同標準中,補助將會提供給有最大意圖改善國內製造生產實務的團隊,也要求在計畫推動中或結案後提供相關的數據資料報告。2016年底是AFFOA第一年公開徵求計畫,為了達到機構之使命與目標,計畫必須包含以下屬性: 每個計畫的企業元素都必須符合製造業推動的內容; 依靠製造準備程度(Manufacturing Readiness Level)MRL 4或更高的相關技術; 正在進行的工作產品原型提供了全新改革的能量,如現在紡織產業尚未提供的增值服務; 就有的商業模式無法支持正在進行的工作產品原型所需執行的技術; 由智財或商業機密保護之使用技術必須承諾「美國製造」; 市場具體應用的使用個案與商業價值評估; 第一年的計畫能夠透過製造商企業夥伴執行製造規模化; 計畫說明了精確的技術發展地圖,以及接續五年的規模化製造地圖。並能提出定位製造與技術落差的延遲時間相關平台; 計畫相關核心能力與提出的學習內容; 正在進行的工作產品原型提供給AFFOA機構使用; 商業與軍事市場的雙使用潛力; 具有可程式編碼的發展領域; 與數位發展具高度相連性; 正在進行的工作產品原型足以衍生為具商業模式基礎的附加價值服務; 產品原型規模現況; 定義的規模化製造程序與第一年的展示; 生產力表現的評估; 智財獨特性與專業知識; 符合AFFOA使命的技術; 將能發展的商業模式潛力; 組織績效; 提出的製造程序中相關專業與設施; 商業化紀錄; 美國製造的承諾; 國防部與其它的多元使用潛力; 商機評估; 學習擷取評估的延展性; 商業化計畫; 智慧財產管理與執照計畫; 資料分享計畫,包括那些資料會成為分享性知識,那些將會成為組織後端的財產; 計畫管理規劃; 總成本、成本份額、成本現實相關評估。 MIT與AFFOA的合作可以獲得許多優勢,包括研究、教育、創業等。從織物設計到未來的紡織產業領導,MIT具備了影響紡織製造與基礎產品的相關教學及研究人才;像是化學工程系教授拉特利吉(Rutledge),與其他同事研發聚合物纖維,包括預測模型或是網眼設計、創新加工、跨產業應用的防護裝到濾水應用相關織品工程。而上述的研究也早已與產業或國防機構等合作,如林肯實驗室(Lincoln Laboratory)等。故對於MIT成為AFFOA的核心一員來說,都有助於提升並強化相關的網絡。 另一方面,教育及創業是MIT連結AFFOA的關鍵要素,對於學校學生及校友來說,MIT設立的FDC以及成為AFFOA總部的最大效益,就是能夠有更多元的管道與AFFOA產業網絡及學術夥伴連結。MIT參與AFFOA將有助加快校內到校外對於新製造技術的採用腳步,並協助區域的織品創新者不管是發明或製造都有更好的準備。 雖然針對消費者市場的新產品通常從概念到產品需要數年的發展時間,但在AFFOA成立的第一年,已先推展兩項準備商業化之產品合作開發平台成果,於FDC揭幕當天發布。 第一項合作平台開發出來的原型產品為可編碼後背包,由同是AFFOA會員的JanSport製造生產,並於揭幕當天發送給300多位與會來賓。該背包是透過AFFOA,由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及南卡羅萊納州(South Carolina)的3家製造商所協力研發與製造。此獨特的紡織能讓使用者透過智慧手機的應用程式Looks進行編碼與控制,將個別脈絡使用的相關性與分享資訊連結。除了可以通知使用者背包遺失狀態外;此系統將可以協助學生與校園有更好的互動,讓教授在研討會發展更有效的網絡,或是提升小學的入校安全、記憶及資訊儲存,另外,還預計能發展動態廣告以線上購物及交易等。該產品體現了未來的服裝和其他織物產品將不再只被視為商品,而是可以衍生服務,如同軟體開發和銷售的方式一般。因此,這種方法將讓織品在世界開始有新的任務,消費者可以從中獲得更高附加價值的服務。由於人往往對服務與體驗更重於商品,期望可以藉此帶來下一波消費風潮。 揭幕式推出的第二項合作平台開發之新產品成果稱為「Fabric LiFi」的技術,基於LED照明系統中能源效率和壽命的潛力,正迅速取代白熾燈和熒光燈。在極為高速寬頻環境中,這些新的燈光系統可以使用於光線所及的接受器來取得廣播資料。這項技術可以提供高精確的的追蹤與定位,甚至解決了室內GPS訊號難以穿透的問題,像是對於醫院需要引導的病患來說,導航是相當重要的。此外,這項產品也可以協助電影院觀賞者與運動比賽的粉絲在觀賞時學到更多的細節資訊。甚至對於自行車夜騎者,也可應用於設計新式安全車衣,避免夜間交通意外。另一方面,此平台系統的技術可以透過光線連結來傳輸數位內容給使用者,而使用者對環境中正在傳輸的光線也不會有太大的視覺差異,讓使用者感到光的品質因而改變。例如,在同一運動賽事而坐在隔壁的兩人,可以透過設於棒球帽內的光纖傳感器,即時同步收到詳實的評論,可以是兩種語言,或是兩個對立球隊的觀點;而這個技術還可以協助軍人或緊急支援透過空中飛行器來取得資訊及影像。 揭幕式的兩大平台與原型品成果,象徵著人們未來將如何看待織品,或是世界將可以與織品產生新互動的里程碑,而最重要的是,人類想像或是對於特殊技術的觀點,得以透過新的夥伴關係在研發上獲得實踐,並轉化為真實的應用商品。 目前,在MIT與執行長芬克教授領導號召下,透過獨立且非營利組織的連結,AFFOA創造了100個以上夥伴的網絡(如圖1),已經涵蓋了多數的美國本土織品製造商,以及28州的大專院校、新創公司等。 FDC推動方法的一個關鍵因素為開發先進的互聯網結構產品相關技術基礎設施,並為紡織產業創造新的商業模式。換言之,將織物提高功能價值,視為系統以發展出「織品就是服務」的價值,有助於將市場價格競爭的織物貨品,轉化為快速創新週期的高利潤技術事業。而目前為推動初期,先行提出兩項示範成果,其原型到應用都具前瞻性,更符合AFFOA成立使命。根據AFFOA策略,擬先行整合學研界織物創新之智慧財產,並將積極透過補助計畫,使之規模化與商業化,其產學研合作之投入及分工將是重大挑戰,並如何在「美國製造」下取得具競爭力之製造成本亦值得後續觀察。然而,AFFOA於織品之研發創新,以及對於產業具開放及系統性構築的做法仍是值得我國參考。 資料來源: AFFOA官網http://go.affoa.org/how-affoa-works/ MIT News(2017/6/17), AFFOA launches state-of-the-art facility for prototyping advanced fabrics.
發布日期:2017/07/04
資料來源:科技部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辦公室
美國許多新創企業最初的起始點就是學校實驗室或同儕合作的專題,今年3月拿到425萬美金A輪融資的農業科技公司Arable也不例外。這家新創企業的創始人班齊格弗里德(Ben Siegfried)等發現全球農耕事業的複雜,以及成長人口高度需求下,卻又存在許多耕種效能的改進空間,因此著手去進行農產科技應用相關開發。 2012年齊格弗里德正於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工作,負責解決實驗室技術性的複雜問題,在機緣下認識了兩名從事生物學相關研究的博士亞當沃夫(Adam Wolf)、凱莉凱勒(Kelly Caylor)。凱勒正試著了解非洲的小農如何對抗乾旱,像是對肯亞(Kenya)等非洲玉米種植的成長預測,觀察在嚴重乾旱食物短缺及經濟衝擊的表現;而沃夫則研究雨林或樹木如何因應氣候變遷。本來三人毫無交集,但卻談起一個共通性的挑戰,就是各自研究的研究課題中,都無法透過現有衛星資料來取得相關資訊。因此,他們決定研發連接式感測器(cellular-connected sensors),衡量植物對環境的反應,而技術方面就由齊格弗里德負責。 透過學校課程的資源,感知器的原型初步有了成果,進而設立了專屬實驗室Pulse Lab以進行下一階段的修正與開發,而Pulse Lab是聯合國當時正推動的重要計畫之一。2014年,實驗室的初步成果得到了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與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的補助共約400萬美金,也奠定他們決定進一步發展為新創企業,並在一年後正式設名為Arable。 Arable目前已開發並銷售出協助農民種植的太陽能感測器,感測器提供養植作物的健康、外部天氣與空氣之監測及回報。其他精準農業科技還有無人機與衛星監測,可遠處拍攝農作物並回傳健康狀況;例如在遭遇暴風襲擊下,過去的衛星僅能在事後提供損壞範圍的資訊,而Arable的感知器則能夠即時回報與追蹤農作的情形。 得一提的是,Arable源於校園中學生研究時的發想,但透過積極地尋求官方甚至國際提供的初期研發資源,奠定了能持續研發的創業根基。除了聯邦層次研究補助外,其研究課題也正符合聯合國「全球脈動計畫」(Global Pulse)的關注,進而成立Pulse Lab。聯合國「全球脈動計畫」的背景,源自2009年國際對於未來大數據(big data)挑戰的準備;在面對快速變遷與不穩定的環境下,除了政策制定者不斷受到波動環境挑戰外,弱勢團體及其可能連動性影響恐造成全球承擔的風險。故聯合國提供資源,透過Pulse Lab來針對大數據應用發展目標,整合政府專家、聯合國機構、學校與研究組織、私人企業等相關新架構或新方法。Pulse Lab強調使用在地知識與創新,建立關鍵伙伴,進行國家範疇的測試與示範,並也支援驗證方法的採用試驗。 而資訊必須在脈絡下被解讀,才能形成全球發展下的在地洞見,讓政策制定者決定因應的行動方案;因此,大數據開發核心在於瞭解不同文化及社群是如何使用數位服務,如行動電話、小額貸款或社交媒體等,因此,「全球脈動計畫」於不同國家及區域鋪設了不同專題的Pulse Lab。實驗室的總部位於紐約,但各地的Pulse Lab分別進行大數據應用的研究,被定位為一項跨國家、跨領域、跨部門的平台,可進行設計、聚焦、共同創造各種計畫;此外,本計畫可與聯合國機構、政府部門機構等合作,連結產業專家,或學術及業界夥伴,形成公私合作的循環,尤其業界可以提供較成熟的資料取得與應用相關工程工具。 Pulse Lab也是人才培育的場域,可以涵蓋諸多的專家角色,典型的資料科學家、資料分析師、資料工程師、團隊管理師,或是策略者及律師等,此外,還有產業的專家;而實驗室的發展是有優先課題設定的議程所引導,像是目前的研發關注於食物安全、經濟福利、性別歧視、健康、人道關懷。整體而言,「全球脈動計畫」鼓勵合作研究,開創使用大數據來瞭解即時的人類福祉相關變化的方法,改善全球發展結果的掌握,達到下述目的: 提前警示:檢測異常趨勢和事件模式,預防可能出現的危機,並及早準備或防範長期危害。 即時意識:提供即時的趨勢圖、熱點、行為分析,強化計畫規劃與實施監測。 影響的快速評估:更及時地對現行方案反饋,適應性地改進課程並加速成果實現。 另一方面,Pulse Lab是一種網絡部屬的概念,也是聯合國達到創新系統營造的方法。各國的Pulse Lab由科技建設的聯邦代表機構選擇,必須具備高度的設立動機外,還需願意與其他國家實驗室分享經驗。成功的實驗室主要因素包括:全球危機的風險、現存資料蒐集方法的落差、新興的開源技術社群、具活力的商業環境、草根創新、加速行動裝置的覆蓋。因此,實驗室開創了分析技術快速且更迭的常識空間,讓團隊可以相互學習與試驗,並相互連結形成更大的生態系統。除Pulse Lab網之外,也透過研究策略,發現新的關鍵指標,即時追蹤發展中的過程或新的變因,並試著組合分析資料的技術工具。另一個策略是和具備資料分析相關專業的學術、組織、公司等形成夥伴關係。 故在此創新生態下,國際與國家資源更為整合,瞭解趨勢並能掌握的學術研究或專題,也因此提高進入產業的發展機會。如Arable從學校、國際計畫合作,到成為能自立募資的新創企業,除了本身研究熱忱外,在國家與國際接軌的創新生態也有助於其快速發展。 目前許多農夫都已經使用Arable的硬體及雲端軟體,來觀察收成時間及潛在的收穫效益,此外,除了商業農場外,Arable軟硬體都已經銷售到世界各地,像是位於挪威的全球化肥生產商雅苒國際集團(Yara International)、酒莊、花藝種植企業、農業保險服務公司等。齊格弗里德表示,農耕產品的時間與產量相當重要,因為「需要人力等資源配合來製成一瓶大酒,或是將新鮮的有機草莓放上全國連鎖的超市貨架上」。為了瞭解農民,團隊也必須到實地觀察,甚至是其他潛在的服務對象如預報員、農藝學家等,去釐清使用者在日常如何處理他們開發的商品及技術,如何將Arable放入種植的工作流程內。 此外,物聯網產業中同時期當紅的Nest,成為媒體與產業對Arable看好的模範;但實際上卻更具挑戰,因為產品除了要容易讓農民布署外,如何附加置入農場慣用的機械設備,或是如何在植物園中避免被採收過程毀損,都需要更周全的設計與材質。除了硬體,Arable目前還提供一套雲端的應用程序及開發工具,包括應用程式介面,來鼓勵農民與其合作更多的計畫,有助於數據資料收集、預測、建模與分析。未來,Arable期待可以在農耕事業上延伸至智慧城市管理,像是水質、淹水、火災等課題,而目前仍將聚焦農民需求為發展。 對我國而言,目前政府雖然已有推動新農業的政策概念,但是在實際落實上,更應該運用既有的技術,以更加科學的方式,改良我國的農業生產技術,尤其近年因為氣候變異加劇對於我國農業發展的重大傷害,改良傳統農業生產的方式已經算是到達刻不容緩的時候,因此Arable的軟硬體技術設備甚至是概念,就是一個很好的起始點,值得相關單位參考並投入資源發展。 UN(2017),《2016 Annual Report of UN Global Pulse》 TechCrunch(2016)「Arables crop and weather sensor, Pulsepod, aims to make farming predictable」
發布日期:2017/07/04
資料來源:科技部鏈結產學合作計畫辦公室
許多具創新又有創意的商品雛型來自校園的發明競賽,故全球諸多企業也將青年發明視為重要投資項目,透過舉辦相關活動,於每年度提供高額獎勵金,如樂高(LEGO)、西門子(Siemens)、英特爾(Intel)等,強調科學發明及跨領域的應用,鼓勵青年或學生針對問題提出創意的解決點子;此外,也主動觸及校園研發相關競賽中的拔尖者,以獲取持續研發優化到商品化發展的資源。 引領國際科學研究的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簡稱MIT),自1993年始獲得萊姆森基金會(Lemelson Foundation)資助,開始推動MIT的萊姆森計畫(Lemelson-MIT)。該計畫的推手是美國史上極重要的發明家杰羅姆萊默森(Jerome H. Lemelson),為激勵年輕人追求創造性的生活與職業,提供競賽性獎學金,帶動青年發明的多元機會。萊姆森基金會係由萊姆森本人與妻子多蘿西(Dorothy)創建,總部設於美國奧勒岡州的波特蘭(Portland),組織使命在於「利用發明力量來改善生活」,透過新生代發明家與企業,支持發展中國家,並打造強盛的美國經濟,以開創社會及經濟發展。故基金會致力穩健推展發明家、發明企業與相關環境的生態系統,確保可以將發明家的想法轉化具影響力的實體商品。 除了MIT,萊姆森基金會也於其他高等學校推動計畫,以及發展中國家的教育合作。最特別的是,除了學子青年,另外還有就業人士得以參加的管道,然而自20世紀90年初建立的基金會,因認同MIT是國內具強大企業文化的科技教育,並且是科研領袖的國際領先者,故在基金會成立不久首先啟動MIT的萊姆森計畫,而MIT本身也提供了部分獎金資源。據基金會調查,目前MIT的萊姆森獎是全球個人發明家最高額的現金獎,而至今為止,該基金會已經提供超過2億美元,支持其相關推動工作使命。 MIT萊姆森獎主要提供兩種,一者為獎助全球青年發明家的學生獎,另一則是鼓勵就業但仍投入改善全球生活相關科技發明的傑出在職人士獎。學生獎方面,目標為網羅並贊助全國有潛力的學生發明家,可以團隊或個人式參與,必須具備下列產業部門相關之科系代表:醫療照護、運輸、食品、農業、消費者設備,而這些項目,必須就已開發或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需求為出發,提供解決問題的發明,進而從中甄選出各項目的獲獎者。獲獎者除了研究生可獲得15,000美金的獎助金,比大學生多了5,000美金外,另還有媒體曝光、與投資及商業社群媒合的獎勵服務,且於六月時獲得補助前往MIT參與授獎活動。 申請獎項需提供的資料有兩大階段,第一階段是初步申請,必須提供參與身分、個人/團隊、項目類別、自傳及成員、非技術描述的發明說明,及5頁簡報。若第一階段實體說明通過,就可進入下一階段的類別申請。類別申請所需準備的資料文件更具挑戰,如下所列: 摘要簡述發明者相關背景的自我推薦信 發明重點描述:包括定義問題或需求,並闡述你的發明如何解決問題、發明的創新點、你的創新將如何改善先前的技術或流程、你的發明的潛在經濟效益、你的發明對環境與社會的益處。此外,還有一項情境問題,就是申請者必須回答,倘若服務於環境保護的團隊,那申請者就發展發明成果時會扮演怎樣的角色。 智慧財產運用的相關紀錄與說明:每一位發明者的教育背景及相關工作經驗、每個發明人的貢獻和責任、發明要解決的問題、發明人是如何決定這是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如何去開發及測試。 潛在商業化發展的描述 系統與設計思考的描述 青年業師相關經驗的描述:如何擔任一位領導者、指導青年或其他相關的業師經驗、參與的動機與學習課題、描述其他社區、學術或社團活動情形 校友推薦信 其他,如媒體報導(視訊或文章連結) 至於另一個獎項,傑出在職人士獎,申請者必須是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且獲得高等教育學位不得超過25年。對於青年則有相關激勵的行動服務,像是業師輔導等,本身則必須獲得2個以上美國專利登記,其中之一的專利還必須已完成商業化階段。審查方面,則是透過MIT教師和校友組成的委員會,進行提名和入圍者的相關篩選評議,最後決賽入圍者則是透過來自全國科學、工程、醫療、技術和商業專家評審團選出優勝者,最後的獲獎者仍必須經MIT教師校友委員會批准。 於本年(2017年)度榮獲醫療照護項目研究生獎的凱蒂(Katy Olesnavage),設計出更好的義肢方法,不管在經濟價值或社會貢獻上,都是值得一提的個案。對於發展中國家而言,目前名為「Jaipur Foot」,大約才10元美金,可使用3到5年,已相當具有競爭力;然而,就精益求精來說,仍具有相當的進步空間。每年大約需要手工製作24,000個義肢,並分送至相關非營利機構,但是其中品質管理是很大的問題。同時,更便宜的產品也一度讓服務身心障礙者的非營利組織聲譽受到很大的打擊。因此,印度著名的齋浦爾足慈善機構(Bahgwan Mahaveer Viklang Sahayata Samiti)便接觸到凱蒂的指導教授,提出需要大量生產又具優良性能的義肢,而此機緣下便成為凱蒂的博士研究專題。在研究中,凱蒂發現過去15年領先的設計原則忽略了義肢的步態運動學,因此改良並發明了稱為較低腿軌跡誤差(Lower Leg Trajectory Error,簡稱LLTE)的創新設計,LLTE訴求小腿能自然地感受到強壯的身體與腿所承受的負擔,便能順勢舒適步行。 有了LLTE後,凱蒂開始找到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步態實驗室進行原型建立與測試,雖然實驗成果良好,但是因原型太重,以及過多的零件都不利於商業化。因此,進而聯繫到位於英國的麥凱應用科技公司(McLaren Applied Technologies),實習工作三個月以尋原型優化,最後建構出一體成型的物件。此外,也在技術上精進為低成本與高成本的差異化製作,前者可以透過注塑尼龍或3D印刷製成,預計銷售10元美金,後者則可以使用碳纖維,市場上預計可承受1,000元美金的價格。目前齋浦爾足慈善機構正等凱蒂在低成本商品的一切就位,預計至少一年生產24,000個義肢;而為了解決慈善機構苦於缺乏製造設備,凱蒂也會面印度國內的材料供應商與製造商,討論技術授權的模式。另一方面,高成本的義肢預計可以滿足更高的行動需求,因此必須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及國際相關組織的規範,而與麥凱應用科技公司的合作則有助於支援這些潛在的障礙,並生產高利潤的高級義肢。總的來說,凱蒂就身心障礙者多元的需求,開發出一整套不同功能的優化義肢,像是可以蹲下、可以負重,對於開發中國家的身心障礙者將是莫大的福音。 另一個案則來自團隊式發明,就讀MIT工程學系的大學生開發出可負擔的手持式即時盲文翻譯器Tactile,可以將文本即時翻譯成盲文,大幅增加盲人的閱讀材料。該創新的應用是來自設備內部架設了相機,透過相機將文本拍攝並打印,然後透過光學字符號辨識軟體的轉換,形成數位化後得以即時翻譯成盲文,再透過機械系統來升降觸覺性介面。目前相關市面產品的挑戰是僅有電子書翻譯成盲文的設備,且必須配合電腦或計算機使用,攜帶不易,價格也高;相對於此,Tactile預計售價可低於200元美金。產業合作方面,則是微軟透過本身的「創造下一世代」(MakeWhatsNext)計畫,提供該團隊專利相關的支援與指導,而團隊特色是由6名工程背景的女性學生組成,並一致決定將持續投入觸覺方面的研發。 MIT萊姆森學生獎對於鼓勵學生創造性活動,並引導在社會及經濟發展目標上具有關鍵的實踐價值,凱蒂及Tactile的案例除了體現服務弱勢的社會關懷意涵,其對於經濟發展機會具有全球視野,在開發中或已開發國家都找到了策略性的定位,其追求創造性的生活及事業過程確實是國際青年的榜樣。同樣的,我國大學青年學子在國際發明競賽中屢屢獲得佳績,政府可以參考萊姆森計畫的案例,在發揚我國國際形象的條件下,爭取更多拓展東南亞或是其他國際市場的機會。
發布日期:2017/06/06
資料來源:文藻外語大學
鑒於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國家與企業面對知識創新的挑戰,知識的創造與有效應用是國家提升國際競爭力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業界的研發及創新除了來自企業界自己所投入研發的成果外,另一個知識生產的主要來源則是大學殿堂,其所擁有的研究人力與研發設備是研究及發明的重要基礎。世界各國無不積極鼓勵大學研發,以讓社會運用其知識。 如大多數的國家,西班牙政府近年來也積極推動產學合作的相關政策,於2001年 (Ley Orgnica 6/2001, de Universidades) 及2007年 (Ley orgnica 4/2007) 的大學法第39至 41條明文規訂西班牙大學研究之宗旨及功能,該法83條中也詳細記載技術轉移及研發成果之運用等相關事宜。 為落實大學知識產業化並鼓勵企業善用學術界的研發成果,西班牙政府於1980年後期開始推動國家級的研究發展計劃,鼓勵各大學設置 「研究成果轉移辦公室」(Oficina de Transferencia de Resultados de Investigacin, OTRI),目的是希望藉由此研究平台促進學術界與企業界間之交流與合作,協助雙方事業發展與創新,以達互惠互利之成效。因此,仿效其他歐洲及世界先進國家之高等教育機構的經營模式,於2008年西班牙中央政府、各地自治區政府及大學院校共同努力協商下,共同規劃並提出「2015大學策略」(Estrategia Universidad 2015) 卓越計畫白皮書。政策內容再次強調大學為推動西班牙進步、福利及競爭力所需之研究原動力,並同時強化大學的機構功能,以符合國家經濟和社會之需求。 根據由70所西班牙大學所組成的 「大學研究成果轉移辦事處資訊網」 (RedOTRI Universidades) 最新研究資料顯示,2011年西班牙大學推動產學合作的績效成果為: 自企業及其它單位所募集的資金達5.56億歐元 授權金達240萬歐元 612件國家專利申請 351件國際專利申請 385件國內專利授權 111間新創事業 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 (Universidad Complutense de Madrid) 於1499 年正式創立,但其源頭可追溯至中世紀1293 年,是一所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綜合性公立大學,現有26個學院及185個學系,是西班牙歷史悠久、最具規模且並擁有最齊全科系的大學。康普頓斯大學共有兩個校區:一處位於馬德里大學城;一處位於波蘇埃洛德阿拉爾孔近郊。 以2015-2016學年度為例,註冊學生約達8萬人,教職員工10,504餘人,其中教師則佔了5,904餘人;另外,學校預算約5億1仟8百萬歐元。該校擁有26個系所,分別是:美術學院、生物科學學院、文獻學學院、資訊科學學院、商學與管理學院、物理學院、地質科學學院、數學科學學院、政治社會科學學院、化學學院、旅遊商貿學院、法律學院、教育學院-師資培訓中心、護理、物理治療與足病診療學院、統計研究學院、藥劑學院、語言學院、哲學院、地理與歷史學院、資訊學院、醫學院、牙醫學院、眼科視光學院、心理學院、社會工作學院、獸醫學院。每一個學院亦在其專業領域中處於領先地位,例如西班牙文學、西語教學、哲學、歷史學、藥學、視光學、新聞學、心理學和社會學等各個領域。 康普頓斯大學的畢業生遍布各相關領域,多年來,更培育有眾多傑出校友及學者,包含了「現代神經科學之父」聖地亞哥拉蒙-卡哈爾在內等7位諾貝爾獎得主、7位塞萬提斯文學獎(被喻為西班牙語界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西班牙網路計量研究中心針對世界各大學的網路學術表現進行「世界大學網路排名」(Ranking Web of World University)的研究,2017年1月1日最新排名結果顯示,康普頓斯大學排名第205名。 為配合西班牙政府的政策,西班牙各大學積極的投入並推動技術移轉與產學合作的推動,引領西班牙大學研發領域的先驅者之一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在產學合作及技轉方面作了很大的努力。大學設置一個「研究及技轉中心」專門負責學校研發相關事宜。為落實技轉與產學合作順利之推動,學校於1989年成立「研究成果轉移辦公室」以擔任該校與企業界合作協商之平台。研究成果轉移辦公室主要業務項目: 建置與管理大學相關研發成果資料庫。 確認研究成果可移轉性與市場需求是否謀合,協助研究員與企業簽訂研究合同,進而滿足企業與市場需求。 提供研究人員相關的輔導與諮詢,如撰寫西班牙國內或國外之研究合同、與其他歐洲國家研發計畫書或專利申請程序等。 協助創立大學衍生技術型公司 (Empresas de Base Tecnolgica,EBT,西文縮寫),簡稱新創事業。馬德里康普斯頓大學藉由新創事業的育成將研究成果從學校轉移至社會。此類公司主要是由學校的老師及研究人員共同組成的公司,馬德里康普斯頓大學在2007年正式公佈詳細成立此類新創公司的相關規範。 康普頓斯大學新創事業的一個成功例子為眼科視光學院技術轉移所創立。「高效能技術公司」(ALTA EFICACIA TECNOLOGA,官方網頁http://www.altaeficaciatecnologia.com/) 是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衍生 (spin-off) 的新創公司,其成立主要目的為將該校視覺光學科學領域的研發結果藉由技術商品化及有效的行銷、成功的將學術界的技術轉移至業界及社會。 公司是由眼科視光學院Dra. Celia Snchez-Ramos教授領導的研究團隊所組成,她本人累積的研究成果包括發明了13項專利,也發表了無數篇科學研究論文。 Snchez-Ramos博士在眼科疾病及視網膜保護的領域成立一個研究先峰小組。康普頓斯大學眼科視光學院透過新公司的成立及研發成果商業化,將大學的知識轉移至業界,達到西班牙視覺光學產業的創新與發展。(詳見Snchez-Ramos教授個人研究成果技轉及衍生新創事業官網:http://www.celiasanchezramos.com/index.php) 由於各國政府積極推動各項產學合作方案,因此西班牙政府希望藉由產學互動,將學術界研發成果商品化,產學合作也成為創新政策工具中最主要的一環。產學合作的方式很多元,包括技術授權與移轉、企業資助學校研發等。如同近年來世界上多數大學鼓勵校內研究團隊成立任務導向型之研究中心,除綜合管理各研究中心之行政業務外,更積極協助校方對外爭取產學計畫,並協助師生所研發成果技轉至產業界甚至促成新創事業或衍生公司(spin-off)。 對於國外的大學而言,積極鼓勵創立新創事業的主要原因是新創事業回饋財源予大學,幫助學校不必過度依賴學雜費收入與政府補助。若大學有能力自籌財源,不但可減輕沈重的財政負擔,還能善用資源發展學校特色,朝國際化發展邁進。而馬德里康普頓斯大學 「研究成果轉移辦公室」的業務項目便可清楚地看出該校對創立這類新創技術型公司的重視,如此的觀點與準備,或許可做為我國促進產學合作及新創事業的思維參考。 https://www.ucm.es/empresas-base-tecnologica 西班牙大學研究成果轉移辦事處資訊網 (RedOtri) 官方網站 http://www.redotriuniversidades.net/ 「世界大學網路排名」(Ranking Web of World University) http://www.webometrics.info/en 「高效能技術公司」ALTA EFICACIA TECNOLOGA官方網站 http://www.altaeficaciatecnologia.com/ Boletn Oficial del Estado (2007), Ley orgnica de universidades, nm. 89, 16241 -16260. 莊小萍 (2011), 追求大學卓越發展之策略: 以西班牙「國際卓越校園計畫」爲例, 教育資料與研究雙月刊, 103, 115-142.高效能技術公司」。
發布日期:2017/05/02
資料來源:工業技術研究院產業經濟與趨勢研究中心
美國1980年推動之Stevenson-Wydler Technology Innovation Act,正式奠基產學合作的發展環境,促使各大專院校與學研機構將研發成果移轉至業界。該法引導大學及研究機構,得建立產業技術導向發展之研究中心;此外,法案亦說明政府投資的成果應使大眾獲利,朝向市場化方向發展,以及產學合作相關的技轉資源、目標。藉此,美國諸多大專院校也藉由學校內部的能量,慢慢醞釀出創新創業的風範,提供新興產業與市場更多元的樣貌。美國高科技高等教育排名第一的麻省理工學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學術表現卓越,如孕育諾貝爾獎得主,故其中的教授已成為產業界引領合作的對象之一,而校方係以技轉辦公室來推動產學合作,並以創業為核心,近年來成就了許多創業個案。例如來自MIT的Modo Labs,提供快速建置與維運行動應用軟體之解決方案,自MIT創業拆分後,係為許多教育機構、醫院與企業提供軟體創新服務;除了獲得創投資源外,其產品更已拓展至海外客戶,包括獲得我國許多學校的運用。 談起Modo Labs的創設,MIT教授Andrew Yu(以下簡稱Yu)是最關鍵的人物,Yu本身是行動裝置研究的專家,在亞洲與美國具有20年的網際網路與軟體研究資歷。起初於2007年時帶領了MIT行動軟體開發團隊,進行開放原始碼的行動架構相關計畫。當時Yu每天攜帶了6種不同的裝置,像是Palm Treos、BlackBerries、iPhones等,在每一設備上想快速取得資訊相當費勁。Yu回想,即使是最新、最強大的iPhone,卻仍要花8分鐘來辨識教學者或教授辦公室,這對於MIT這種科技引領的學院來說,感到相當落後。因此,Yu發起了開放原始碼的MIT行動架構平台,擬解決跨越多元裝置的後端資料整合。一年後,行動網頁應用軟體釋出,而iPhone行動軟體也隨後於2010年發佈,讓校園內外的使用者獲益匪淺,該計畫係由Andrew Yu負責設計與主導,以及其他行動平台管理者、MIT資訊服務與科技工程師等參與,提供可取得之校園新聞、地圖、校車追蹤、緊急聯絡窗口、課程資訊、用餐菜單等資訊。短短幾個月中,即累積了2000餘次下載量。此外,其他學校包括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以及中國的北京大學都開始使用該平台。 平台受到廣泛使用讓Andrew Yu感到相當興奮,同時也開始有許多使用者提出問題,故激起Andrew Yu為此產品成立公司的念頭。直到一位即將入學的新鮮人,在信中分享了該應用程式大大地減輕他對校園生活的擔憂,建議應該擴散並分享給校園外賓使用,讓Yu決定離開MIT。隨著應用程式的發布與迴響,Andrew創設了Modo Labs,正式發展核心平台進行商品化,命名為Kurogo。Kurogo源於日語的「黑衣」,指傳統日本舞臺劇中那些負責舞台布景裝設,及道具搬動的工作人員,因著穿與背景相近而觀眾忽略其存在。Modo Labs開發的軟體Kurogo,關鍵優勢即是在多樣化行動裝置中,讓行動應用程式人員能簡化開發程序,並讓使用者於各行動裝置的操作上能有一致性的使用經驗;就如同日文「Kurogo」,意謂隱身幕中卻對演出者與觀眾扮演至關重要的功能一樣。Kurogo是以PHP語言編寫,故該平台簡化了行動應用程式的框架,提供快速且便利取得後端資料途徑,透過簡潔應用程式組合介面,讓無程式編寫背景卻又具有資訊應用想法者,也能建立應用程式及模組;此外,Kurogo能應用於多元性資料庫的統合,不同的資料格式和來源,可透過中介轉譯到行動裝置。2011年4月Kurogo 1.0版本正式公告,加入可客製化修編,並具備高度延伸性、擴展性及可擴充的模組,更支援了iOS、Andriod等行動裝置。同時,基於MIT開放原始碼精神,Kurogo也採用了開放原始碼協議,於MIT License下,允許任何人無限制使用Kurogo軟體,包含使用、拷貝、修改、合併、發行、散布及銷售等。因此,Kurogo不僅提供了易於架設使用的行動雲資訊平台,也讓許多需要不同模組的單位更能建構出專屬需求的行動應用。 此外,來自MIT業師所組成的智者委員會,如Hal Abelson也扮演了重要的支持角色。毋庸置疑地,MIT是Modo的第一位顧客,接著是其他美國著名的大專院校,包括了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與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現正陸續增加更多的社區大學。而企業部門的客戶包括了通用電器(General Electric)、第一資本金融公司(Capital One),以及其他財富500大企業等。馬薩諸塞州總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與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則是過去五年來都使用該平台。 目前,創辦人以100%成長擴張之姿,以推展至其他一千間高等教育機構為目標。對於Modo而言,學校或醫院彼此間友善的競爭,反而帶來持續性的創新與突破。每一個學校、企業或醫院都想要創造出超越競爭者的應用軟體,故Modo必須為每一個客戶不斷地提供更好的軟體與服務。Modo目前以學校溝通為主要目標,像是個人化警示,包括學生可以主動得到課堂要求或體育活動的資訊;換言之,通知不再是對每個人的廣播,而是可以個人化的提醒。對於企業而言,新創公司則希望發展內部溝通功能,來取代每日爆炸式的電子郵件主體,像是活動報名、培訓或其他服務。Modo已募資到將近1500萬美金,而去年更是透過本身的平台,辦理「行動應用軟體馬拉松Appathon」,來自哈佛大學(Harvard)、佛羅里達州立大學(Florida State University)、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等不具備程式專業技能的學生在24小時內設計出應用程式。在此五年內,Modo也在每年春季組織了運用Kurogo高等教育行動軟體會議,讓軟體開發者能就高等教育之趨勢、主題進行交流,展示最佳校園軟體。 Modo的創新與擴展,可以在其平台與應用上略見一二。其已經開發出數以百計不同的應用程式與有趣的模組,像最近有家企業則是設計了一套程式,透過停車庫的感應器,即時回報可停車的閒置空間資訊;在大專院校內,有些新的模組還包括增修課程的選項、用餐營養資訊,或是與第三方共乘服務的鏈結等;此外,還有乾洗機器追蹤,學生可以即時掌握可使用的洗衣機狀態;網絡攝影機的使用也開始無所不在,尤其是用餐時間,學生可以在前往前先遠端看看用餐擁擠程度。現在校方對於提供校園詳細資訊感有到興趣,透過在校園中添加極小的藍芽連結感應器,或是信標(beacon)等裝置,可即時獲得校園資訊,讓學生與家長能更有效地行動因應。例如,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最近於宿舍搬遷日時,在宿舍大樓外的停車位安裝信標,讓學生知道還需要等待多久。不管是學校機構或是企業,都指出透過Modo得到的服務及應用程式帶來的成長,如印第安納州立大學(Indiana State University)表示軟體應用程式促進了部分招生效益;或是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研究,提供入學與校區導覽應用,可有效吸引當地高中學生透過軟體先行獲得校園體驗與就讀意願。而與Modo合作的企業通常是因為受到MIT應用軟體樣式的吸引,包括已經具有類似模組,或是期待讓員工可以更加便利,如可預約會議室或是訂購用餐等。 Modo Labs至今並無對外透漏其營收概況,僅表示九成的收入屬於經常性收入;但自成立時間與員工及客戶的成長來看,是穩定且邁向國際化發展,因客戶屬性,MIT本校的招牌雖有助於Modo開發市場,但其創新概念與技術應用的高含量仍是本身能持續成長的關鍵,也積極為MIT創新創業下的企業表現加分。美國大專院校對於校內專業人才前進產業化的支持一直是值得參考的文化,該個案展現了由學至產的歷程,尤其,Modo起初僅來自一個概念與技術平台,透過校園實驗性的開創應用,加速商品市場化的發展。Andrew Yu認為,Modo平台上具有千禧世代經驗的能量,其擴充性相當有趣又多元。而面對著新興世代的多變需求,校內學生是未來市場的重要參考依據,故校園也成為市場化的實驗過程,在軟體服務產業上,Modo展演了如何創新研發,與學校整體參與的價值,提供我國進一步思考產學合作上學校支持的意涵。 文獻 Modo Labs官網:https://www.modolabs.com/ Apps created for everyone, by anyone,MIT News,http://news.mit.edu/2017/modo-labs-kurogo-apps-0322 Why Enterprises, Universities and Hospitals Turn to Modo Labs Apps Solution,Sand Hill Topics,http://sandhill.com/article/why-enterprises-universities-and-hospitals-turn-to-modo-labs-apps-solution/